×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 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分享到
| 登录 注册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这一伟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洗刷了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这一伟大胜利,重新确立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使中国人民赢得了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尊敬。这一伟大胜利,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开启了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在那场战争中,中国人民以巨大民族牺牲支撑起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的讲话,2015年9月3日)
  • 正面战场
  • 敌后战场
  • 国共合作
  • 百战凯旋
  • 东方战场

正面战场

1937年8月20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了部队战斗序列和作战指导方针,首次将国土按抗战需要划分成5个战区,冀、豫为第一战区,晋、绥为第二战区,苏、浙为第三战区,闽、粤为第四战区,山东、苏北为第五战区,并编配4个预备军,共同构成国民党领导下的正面战场。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正面战场担负着大规模地对日军正规作战任务,在抗击日军的侵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正面战场

敌后战场

敌后战场是在日军正面推进线后方中日双方展开争夺的战场,主要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民兵和人民自卫武装来担当。敌后战场以人民战争为总战略,以运动战、游击战为主要战术,牵制了大量日军兵力,担负起了对日作战的重要战略责任,在战略上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作战,减轻了日军对正面战场的压力,为稳定抗日全局起了重要作用。

敌后战场

国共合作

在抗日战争中,按照国共商定的对日作战战略分工,中国共产党以其善打游击战、运动战的所长,深入沦陷区,开辟敌后战场;国民党则在正面战场迎击日军进攻。期间,两党之间虽有摩擦,但在侵华日军这一民族大敌面前,国共两党都浴血抗战,英勇牺牲,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可以说,没有第二次国共合作,就不可能有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

国共合作

百战凯旋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队先后进行了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南京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随枣会战、长沙会战、桂南会战、枣宜会战、上高会战、中条山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豫湘桂会战等22次大型会战,进行重要战役200余次,大小战斗近20万次,总计歼灭日军150余万人、伪军118万人。战争结束时,接收投降日军128万余人,接收投降伪军146万余人。

百战凯旋

东方战场

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四大国之一,中国战场是世界上开辟最早、持续时间最长的反法西斯战场。中国人民以巨大的民族牺牲,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进而为推动战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推动中国的独立解放与和平崛起做出了杰出贡献。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巨大贡献,无论是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都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东方战场

上海沦陷时期的史学研究
走向“最后关头”:1931~1937
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古代史卷、近代史卷)
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
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战资料选编
河南抗日战争史
性别与战争:上海1932~1945
陈克文日记

满铁档案资料汇编

《满铁档案资料汇编》共15卷,约1200万字。全书按满铁档案文书、满铁资料、满铁图书以及个人文书等四大类分别收集满铁遗存文献资料,积累了数十万件调查报告和档案文书,全面系统地阐述日本侵略者对东北、华北沦陷区统制、封锁以及强制掠夺、武装掠夺的全过程,多角度展示当时的历史实况,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铁证。

日本图谋钓鱼岛档案

《近代日本对钓鱼岛的非法调查及窃取》作者李理是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台湾研究室的副研究员,长期从事台湾史相关研究,在赴日学术交流期间翻阅了大量日方的档案资料。资料显示,日本在明治维新后,一次次试图通过非法调查、设立国标等形式窃取钓鱼岛。史料证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满铁内密文书

《满铁内密文书》共30卷,系原件影印本,为所搜资料的选编。本书按专题设卷,主要有档案文书、专题文书、官方文书、其他文书等四类。所收材料超半数是“秘”级资料,含特秘,极秘等,其余也都是非公开的内部文书,以及手抄本和少数复印件。选编和刊出此类文书,可以在认识其立场观点基础上,了解其披露的历史史实和政策取向。

东亚同文书院

东亚同文书院是近代日本为了实地培养服务于对华扩张的人才,而在甲午战争前后在中国兴办的以传授中文及与对华贸易相关的知识为主的高等教育机构。其从日本招生,在中国搜集有关商业贸易乃至社会状况的资料,这部长达1600余页的《资料选译》,能让我们比较直观地感受到,上世纪前半叶日本是如何不遗余力、巨细靡遗地了解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