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分享到
| 登录 注册

马文琤、智宇琛:俄罗斯、伊朗对中亚地区“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及对策

  中亚地区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地区,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内容不仅包括基础设施、能源、制造业等,也包括地区安全及防治“三股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等重要内容。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在中亚地区的推进,俄罗斯、伊朗这两个地区性大国的影响也日渐增加。因此,系统梳理分析俄、伊两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对促进中国与中亚各国合作及“一带一路”建设顺利开展十分必要。

1 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战略目标和手段

一、 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要战略目标

  第一,防止美国在中亚扩张势力是俄罗斯的首要目标。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不断扩张其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阿富汗战争结束后,美国虽然已从阿富汗部分撤军,但仍然将中亚视为战略要地。俄罗斯深知,特朗普政府的中亚政策尚未完全成型,但鉴于其反复强调打击“伊斯兰国”的战略重要性和乌克兰局势、北约和俄罗斯关系、里海油气资源开发等因素,美国不可能放弃在中亚地区的渗透和扩张。因此,俄罗斯也必然会不断加强对中亚的影响,以抗衡美国的中亚策略。

  第二,预防和打击“三股势力”是俄罗斯在中亚的重点目标。由于“伊斯兰国”、“基地组织”以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塔利班组织兴起,中亚地区受“三股势力”影响程度不断增加。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为维持其地区影响力,始终与中亚国家合作打击“三股势力”。2016年,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帮助叙政府军打击极端组织,目前部分极端组织成员回流中亚,并将俄罗斯作为攻击对象。应当看到,在预防和打击“三股势力”问题上,俄罗斯已经从“协防”中亚国家转变为维护自身安全,并且面临着更为严峻的非传统安全挑战,因此必然将预防和打击“三股势力”作为其地区政策的重点内容。

  第三,掌控中亚的油气资源。一方面,俄始终保持对中亚油气管线和产业链建设的控制和影响,确保自身处于价值链高端,维护其地区能源过境国地位,以此作为控制地区能源价格和流向的基础。另一方面,俄把控着地区能源出口,通过原油进出口差价获取高额利润,并采取强硬手段维持其垄断地位。同时,俄还积极主导里海油气资源开发进程。俄对中亚油气资源的控制具有某种程度的“排他”性质,即域外国家要进入此领域会遭遇其排斥,这也将对“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油气资源开发合作带来一定影响。

二、 俄罗斯实现中亚地区战略目标的主要手段

  第一,建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应对安全挑战。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下称“集安组织”)缔约国包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亚美尼亚,其前身为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于2002年改为集安组织。经过十余年的经营,集安组织已经被中亚各国视为保卫领土和国家安全的有效军事力量。在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方面,集安组织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尤其在帮助应对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局势方面,俄罗斯的军事支持至关重要,2015年10月塔总统拉赫蒙访俄之后,俄宣布加大军事支持力度,而塔国防部长随后宣布支持俄在叙利亚的反恐行动。

  第二,在双边外交中维护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其一,俄与哈、吉、塔三国保持较为紧密的合作关系。俄与哈签有《俄哈21世纪睦邻友好同盟条约》;在反对“颜色革命”的问题上,俄坚决支持吉的立场;自塔吉克斯坦独立以来,俄始终保持在塔军事存在,两国军事合作程度日益加强。其二,强调对军事与安全合作的领导力。对地区军事安全合作,俄罗斯历来态度强硬,具有很强的“排他性”。其三,将电力、能源项目作为重要的外交手段。俄通过投资吉、塔两国的水利电力项目来达到增强其经济影响力的目的,将里海油气开发、重大油气管线修建等作为外交手段加强其地区影响力。

  第三,构建欧亚经济联盟,主导区域经济一体化。苏联解体意味着在蓬勃发展的亚太地区和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之间出现“桥梁”性质的经贸合作组织成为可能,俄罗斯抓住这一机遇迅速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完成了战略卡位。联盟成员中亚美尼亚、白俄罗斯成为其向欧洲发展的支点,而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则成为其连接亚洲的支点。尤其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欧亚经济联盟的地缘经济价值立刻就凸显出来。另一方面,俄在短短八年中完成了关税同盟、统一经济空间和欧亚经济联盟“三步走”,这显示了俄罗斯在区域经济格局中的重大影响力。同时,俄罗斯通过引导联盟构建,进而主导欧亚经济共同体跨国委员会以及关税、标准、规则、政策等方面工作,成功实现了影响力的机制化,进一步强化了其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主导作用。

  综上所述,通过分析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要战略举措,可以看出俄在该地区的重大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当然,这并非意味着中亚国家失去了自身主导权,必须听命于俄罗斯。实际上,“一带一路”在中亚的建设本身就包含着“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和多、双边合作的内容,这意味着需要以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实现共赢为目标,与各方共同协商发展的方案和措施。

2 伊朗将中亚作为其对外合作重点区域

一、 伊朗将阿富汗作为中亚方向支点

  伊朗始终希望阿富汗结束政局动荡,并建立稳定和亲伊的政权。“9·11”事件后,伊朗在打击“阿塔”问题上开始与美国进行合作。尽管推翻“阿塔”政权后,美国与伊朗的“蜜月期”旋即结束,但伊朗在阿富汗重建中仍然积极发挥作用。在2002年关于阿富汗重建问题的东京会议和伦敦会议上,伊朗提供了共6.7亿美元的重建资金,极大地支持了阿富汗重建进程。伊朗还在阿富汗靠近伊朗边境的省份建立“经济势力范围”,以期形成东部缓冲地带以便解决毒品、难民等问题。为此,伊朗向阿富汗赫特拉省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其发展交通、电力、水利、农业、教育等事业。伊朗还通过支持当地修建清真寺、组织赴麦加朝觐以及支持伊斯兰文教事业等方式加强文化输出和宗教联系。

  阿富汗局势对“一带一路”在中亚地区的建设有重要影响。从目前阿富汗局势来看,无论是美国还是“阿塔”主导,都是伊朗无法接受的。但伊朗重视阿富汗的立场不会改变,也会保持对阿富汗的投入。因此,伊朗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作用是必须重视的地缘政治因素。2015年4月,阿富汗总统加尼访问伊朗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指出:“伊朗是阿富汗兄弟的家园,伊朗与阿富汗之间存在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同时,鉴于巴基斯坦对阿富汗国内冲突与和解中所发挥的关键性作用,伊朗还在伊、巴、阿三国机制下加强与巴基斯坦的合作。2016年3月鲁哈尼总统访问巴基斯坦并会见巴总统谢里夫,鲁哈尼表示阿、巴、伊三国机制对阿富汗局势发挥着重要作用,两国决定加强瓜达尔港和伊朗查赫巴尔港之间的陆路与海路联系。

二、 “伊核协议”达成后伊朗加快向中亚方向发展

  伊朗与中亚各国在历史上就素有渊薮,古代波斯帝国的阿契美尼德王朝、萨珊王朝和沙法维王朝等都曾统治过中亚地区,蒙古帝国时期伊利汗国的统治疆域也包含波斯及中亚。至今,伊朗、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依然保留着相同的语言。塔吉克斯坦的巴达赫尚地区和吉尔吉斯斯坦部分地区聚居着大量什叶派穆斯林并保持着与伊朗的联系和往来。2015年“伊核协议”的达成为伊朗提供了宝贵的发展机遇期。同时,伊朗也清楚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延长制裁期限,或以导弹、人权等理由重新施加制裁。因此,鲁哈尼政府抓住这一时机,积极开展中亚方向的外交合作。

  第一,致力于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2017年6月的阿斯塔纳上合峰会期间,印度和巴基斯坦被正式接纳为上合组织成员国,上合组织也由此成了一个囊括全球近50%人口的跨区域国际组织。伊朗原本预计在此次峰会期间启动其加入上合组织的进程,但由于塔吉克斯坦的反对,伊朗未能如愿。尽管伊朗申请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的努力又一次遭遇挫国际油价的话语权。三是通过加入上合组织增强反恐能力。目前,伊朗东西折,但伊朗外交部发言人杰西米表示:“该国致力于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并强调“这是一个漫长且复杂的过程”。伊朗致力于加入上合组织主要基于以下三点考虑:一是通过加入上合组织改善战略安全环境。尽管伊朗在伊核协议达成后得以重回国际社会,但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所展现出的强硬立场,已使其战略安全环境呈现出恶化趋势。因此,伊朗希望通过加入上合组织,加强与中俄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共同致力于实现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从而改善其战略安全环境。二是通过加入上合组织发展自身经济。伊朗加入上合组织后,不仅可以充当中国通往中东和欧洲的桥梁,实现伊朗各地区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接轨,而且可以加强与印度、俄罗斯的经贸合作,从而全面推进其经济发展战略。与此同时,提高上合组织的天然气储量和石油储量在全球储量中的占比,从而提高自身在两翼的反恐形势不容乐观。如果加入上合组织,伊朗就可以在上合组织的框架内,与各成员国在人员培训、情报分享、装备技术等领域建立合作机制,从而强化自身的反恐能力,维护国内的稳定。

  第二,与欧亚经济联盟开展合作。对于伊朗而言,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不仅能进一步夯实与俄的合作基础,也可以打开中亚地区的经贸合作空间。同时,根据欧亚经济联盟委员会分析,如联盟与伊朗签署自贸区协定,可使俄罗斯GDP增长13亿美元、哈萨克斯坦5.1亿美元、白俄罗斯7860万美元、亚美尼亚2700万美元、吉尔吉斯斯坦1200万美元。因此,俄罗斯及其他联盟成员均非常希望伊朗能够加入。2016年底召开的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元首莫斯科峰会已批准与伊朗开展自贸区谈判。

  第三,与里海沿岸国家加强合作。伊朗与俄罗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从2002年起组建“里海沿岸五国首脑峰会”。2016年7月,里海沿岸五国元首在俄罗斯阿斯特拉罕签署了《关于里海法律地位问题的联合政治声明》,这是里海沿岸五国首次达成规定基本合作原则的政治性声明,对里海油气资源开发具有重要意义。此外,伊朗还十分重视里海沿岸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在伊朗等国努力下,伊朗—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铁路于2014年12月通车。

3 关于加强中、俄、伊合作推进中亚“一带一路”建设的建议

一、 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挑战

  俄罗斯和伊朗作为区域性大国,在应对中亚非传统安全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与俄、伊两国的合作。

  第一,妥善处理好伊朗加入上合组织事宜。除了与其他成员国共同商议研究之外,也应加强与伊朗开展双边沟通,发挥好中国在上合组织中主要成员的作用;同时关注美伊关系走向,协调好中、俄、伊三国关系。

  第二,共同支持阿富汗重建过程。阿富汗问题对“一带一路”在中亚的建设和中巴经济走廊发展均有重大影响,同时也是影响中国边疆和国土安全问题的重要因素。伊朗和俄罗斯都对阿富汗问题十分关注,且能够发挥重大作用,建议推动中、俄、伊在阿富汗问题上开展三方合作,增强立场和政策协调。

  第三,增强上合组织反对极端主义的能力和作用。2017年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期间,与会各国元首共同发表关于共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声明,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反极端主义公约》,进一步凸显了各国打击“三股势力”的坚定决心。建议应以此为契机,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在不断夯实执法法律基础的同时,着力建设情报交流机制,完善反恐合作机制,并通过开展联合反恐演习增强本组织联合反恐、协同作战的实战能力。

二、 共同建设“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当前的主要挑战在于:一是俄、伊两国在区域经济规划、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开发利用等方面都有自己的考虑;二是欧亚经济联盟已经形成了自贸区空间,伊朗等国的加入也会扩大该联盟的覆盖范围;三是俄罗斯对中亚国家的交通、能源等大型项目有很强的影响力。本文尝试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加强“顶层设计”沟通,共同进行区域经济发展规划。对于俄罗斯而言,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与其合作较为紧密,在其区域经济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而同时俄罗斯对里海油气资源开发也十分重视,注重与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伊朗开展投资、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对伊朗来说,与乌、土两国开展互联互通以及向东连接阿富汗西部省份是其区域经济发展重点。中国应根据中亚地区的地域政治、经济发展特点以及俄、伊两国的影响力情况制定经济走廊建设规划,同时与俄、伊及有关各方开展沟通,尤其应注意伊朗恰巴哈港建设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相互协同,以及俄、伊中亚油气管线走向与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互联互通等问题。

  第二,加强“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应当看到,欧亚经济联盟在关税、标准、规则、政策等方面具有较强优势,但其区内贸易增长和经济发展动力方面则略显不足,这与“一带一路”正好形成优势互补。不难想象,如果两者能够有效对接,通过“一带一路”倡导的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沿线产业带建设、强大的金融支持以及欧亚经济联盟构建的良好的贸易和投资规则,能够促进东起中国新疆、西至里海、南到印度洋、北至俄罗斯的欧亚大陆之间的繁荣和发展。

  第三,在重大项目合作中重视俄罗斯的影响力。在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目前在建的涉及土、乌、塔、吉四国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乌兹别克斯坦“安格连—帕普”铁路和安格连火电厂、塔吉克斯坦“瓦赫达特—亚湾”铁路和杜尚别2号热电厂等项目均为能源、电力、交通领域重大工程。从前文分析可以看出,俄罗斯对中亚地区这些领域的工程非常重视,某种程度上将其视为外交手段。因此,建议有关中资企业在涉及与中亚国家开展重大项目合作时,既要注意进度和效益,也不能忽视国际关系的影响。

  第四,与伊朗合作建设阿富汗赫拉特省。阿富汗赫拉特省位于该国西端,能矿资源丰富,与伊朗仅百公里之遥,省会赫拉特城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之一。自“阿塔”政权被推翻后,伊朗为保障自身安全,帮助该省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和发展经济。目前,该省已建成阿富汗最大的工业园区并已有180余家企业进驻,还出台了多项针对外资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相比于中国在阿富汗其他地区的投资项目,与伊朗合作投资建设赫拉特省面临的安全风险要低得多,而且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较好,并且在阿富汗重建以及中伊合作中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面向未来,通过加强与俄罗斯、伊朗及中亚诸国的合作,在“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下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目标,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一定能够建设成为各方的“共赢之路”和“希望之路”。

  【本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研究院《“一带一路”沿线发展及上海作用》课题阶段性成果】

  作者: 马文琤,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智宇琛,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