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分享到
| 登录 注册

王文:瓦尔代,帮普京抢占世界话语权

  向外界传播“最核心信息” 对西方产生“不可抗引力”

  瓦尔代,帮普京抢占世界话语权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王文】从黑海东岸、俄罗斯索契阿德列尔索奇国际机场出发,穿过崇山峻岭和多个狭长隧道,一路还被数个岗亭盘问,约一个小时车程后,笔者就像是经历某部好莱坞大片中的镜头那样,被接送到隐藏在山谷中并以当地海拔高度命名的“1387酒店”。连续多年的秋季,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川见证着在这里召开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来自数十个国家的上百位政要、知名学者、社会活动人士会受邀在此聚会数日,与包括总统普京在内的多位俄罗斯重量级人物展开坦率对话。10月中旬,笔者参加第14届瓦尔代年会,在一个略显神秘又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思想交流平台上,目睹了俄罗斯政界和学术界如何抢占“世界话语权”,也感受着“中国议题”在任何一个国际舞台上都被关注和热议。

  创立初衷是为普京“正名”

  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得名于2004年首次会议举办地瓦尔代湖,起初举办的宗旨是“形成一个国际专家平台,使外国学者有机会从俄罗斯精英代表那里得到有关俄罗斯国家与社会发展的最权威、最可信的信息”。俄罗斯朋友告诉笔者,最初,总统普京邀请与会专家到其官邸做客,坦诚沟通,希望以此有效改变西方媒体和精英对普京出身安全机构、进而就认定其行事私密而专横的负面印象。此后,俄方坚持每年举办瓦尔代会议。由于每年普京都会参加,“瓦尔代”常被外界贴上“普京的智库”标签。

  瓦尔代年会几年前永久锁定在索契市郊1387酒店内。酒店地下二层有一个“瓦尔代会议室”,专供每年年会使用。会议室看上去不大,约五六百平方米,前方是蓝色背景板台、四五个白色沙发供发言嘉宾就座,台下是100多把普通但舒适的观众椅。无论职别高低,受邀发言者均在台上并排就座发言,听讲者在台下可适时举手提问,不设脚本,平等对话,自由辩论。

  10月16日-19日,以“创造性破坏: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将从现有冲突中产生?”为主题的第14届瓦尔代年会就在这个专有会议室举办。来自33个国家的130多位政要、企业家、学者与社会活动人士受邀参会,其中包括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奥地利前总理沃尔夫冈等。今年的瓦尔代年会涉及世界地缘政治观冲突、贫富冲突、人与自然的冲突、多样性与独特性冲突、社会进步与人道主义的冲突等5场辩论环节,其他专场还涉及美国未来走向、俄国革命100周年等话题。俄罗斯政府对瓦尔代年会高度重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受邀出席开幕式,并与参会者深入互动。19日闭幕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还参加了题为“未来世界:跨越冲突达到和谐”的总结性全会。年会期间,依次出席和与会者互动的还有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沃洛金、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等重要人物,整个年会可谓高潮迭起。加之会议地址相对封闭,很少有与会者中途离场,在酒店内朝夕相处数日,早中晚三餐常常相聚,三两成群,私下讨论,享受着全球前沿思想的“头脑风暴”。

  今年的辩论会,受邀嘉宾与台下100多位听众面对面互动,话题从朝核问题到乌克兰危机,从俄罗斯内政再到俄对美政策,议题设置毫无禁区。会场上有严肃的讨论,有欢乐的笑声,有激动的争辩,也有平和的探讨。最后一天,普京总统与嘉宾和听众的自由互动更是持续三个半小时,一些欧美人士虽不太同意普京在乌克兰问题、对美政策上的强硬与批判,但又不得不折服于普京的坦诚与直率。

  让兰德专家不得不来的年会

  “自由、平等、有干货且无时无刻不对外释放着有关俄罗斯的核心信息。”总计参加了12次瓦尔代年会的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盛世良对笔者谈起他的总体感受。作为俄罗斯问题研究专家,盛世良曾长期在俄罗斯工作,他认为,“瓦尔代”已是俄罗斯对外影响力的重要平台。起初,俄罗斯政府利用这个国际平台旨在加深欧美世界对俄罗斯的了解,议题多聚焦在俄罗斯本国事务的讨论。随着“瓦尔代”影响力提升,俄罗斯政府希望把“瓦尔代”打造成对全球事务发挥影响力的平台,于是越来越多邀请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参加讨论,形成规模效应,让俄罗斯在一些重大国际事务上的决策理念具有世界级的影响力。

  为打造好这个重要窗口,瓦尔代俱乐部在政府的支持下,吸引了私营企业和非官方智库的大量赞助,并通过组建基金会保障日常运行。这些支持机构既包括与普京交往密切的阿尔法银行、北方钢铁集团和“艺术、科学和运动基金会”,也有诸如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等有官方背景的部门和院校。基金会还设立单独由俄罗斯人构成的财政管理委员会,负责基金的投资和监管、预算审批和资金的运作等工作。在年会运行上,瓦尔代俱乐部广泛邀请全球战略界的精英,使其享有相当高的学术声誉,但又通过俱乐部国际执委会、基金会的执行部门、学术部门以及财政管理委员会等多重设置,将运营权、话语权与议程设置牢牢掌握在俄罗斯自己的手里。

  在年会的参与过程中,笔者深深体会到俄罗斯政府与智库之间的紧密配合。比如,在开幕式上,“瓦尔代”发布主题为《不可儿戏:如何避免不可挽回的损失?》的年度研究报告,认为目前全球主要大国专注于解决国内问题,对国际进程采取放任态度,这样会使得人类历史进入高度不确定性的时刻。报告列举各个区域国家之间相互偏好度的指数,还提到目前“美国威胁”是与“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等并行的对全球事务产生重大风险的因素之一。诸多独特的结论令所有与会者印象深刻,也为最后一天普京总统的论述做了铺垫。

  在闭幕式上,普京严厉批评西方国家搞双重标准。普京说:“西方相信自己是冷战的胜利者,公开干涉其他国家的主权事务,输出民主。俄罗斯一度非常信任西方,因此犯下了错误。而当初西方并没有珍视反而挥霍了这种信任,并把这种信任视为俄罗斯的弱点。”

  在场多位美欧专家认为,“瓦尔代”的年度报告与普京的强硬立场是相互配合的,也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一份报告加一份演说,表明俄罗斯对近年来美欧政策的思考,表达出对西方绝不让步、针锋相对的决心。美国顶级智库“兰德公司”高级分析师安德烈对笔者说,你不一定非得同意“瓦尔代”与普京的观点,但是你不得不来这个年会,因为这些信息都相当重要。一位欧洲著名智库的负责人私下透露,瓦尔代年会正在产生一种不可阻挡的吸引力,对冲了外界对俄罗斯的无端猜测,更重要的是,瓦尔代年会释放出的信息正在得到欧美世界的正视,并使得欧美国家不得不作出回应。他认为,俄罗斯在全球舆论中得到一席之地,瓦尔代年会功不可没。

  中国已成瓦尔代重要话题

  据了解,一开始受邀参加瓦尔代年会的中方人士非常少。近年来,中国参会者逐渐多起来,2016年有7位,今年有5位。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与中国的互动越来越多,并在今年8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中称,俄罗斯不会为了拉近日本而牺牲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2016年应邀参加瓦尔代年会时批判了西方的一些固有思维,今年再次参加年会,她被安排在第一场辩论“不同地缘政治世界观的冲突”环节。辩论一开始,就火药味四起,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荣誉主席、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大学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卡拉加诺夫认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新冷战”,形势比上世纪还要危险得多。作为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创始人,他认为,全球必须要团结避免一场大规模热战。美国国际关系学者威廉·沃尔福思的看法则正好相反,他认为,现行世界秩序仍相当稳定,依然是一个纵容大国强权的体系,不应期待目前的冲突局势中会孕育出“新秩序”。相比之下,傅莹的观点更深入与公允,体现出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大理念,得到在场人士的多方好评。

  在第二场辩论“全球贫富冲突”环节,笔者与来自非洲、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的4位嘉宾上台谈论科技进步、人工智能、移民、人口增长等新生因素对贫富悬殊问题的影响。外国嘉宾畅所欲言,有的对中国成就表示赞叹,有的对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表示担心。台下10多位提问者也都相当关心中国经济,笔者结合着中共召开十九大一一回应。笔者表示,中国在政治、经济、社会制度上的优势正在形成中,中国制度本身的纠错力、自查力与执行力,促使近年来中国有效地应对了腐败、老龄化与人工智能的新变量,也逐渐积累着解决全球贫富悬殊问题的有效经验。数位与会者对笔者说,你关于中国发展的回应太有必要,是非常有益的中国声音,可惜,类似的声音还不够多。

  不少瓦尔代年会的与会者都曾到访中国,比较起“瓦尔代”与中国智库举办的论坛或年会,有的表示,中国影响力日益提升,但到中国参加论坛,往往会显得意犹未尽,听到单方面的声音更多一些,对复杂中国的理解往往还不够。多位国际人士呼吁,如果在中国,也有类似“瓦尔代辩论俱乐部”这样有着特殊背景的智库、并举办瓦尔代这样的年会,将会对中国软实力提升、树立更新的国际形象有积极影响和有效推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博士后宋博对此文有贡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