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分享到
| 登录 注册

盖尔盖伊·邵来特:中国-中东欧合作的期待与现实

  12月5日,紫荆网发表署名盖尔盖伊·邵来特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2012年4月,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在波兰华沙举行会晤并发表新闻公报,共同倡议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16+1合作」)。目前,「16+1合作」已经走过了近5年时间。中东欧国家如何看待这段时期内合作取得的进展,认为过程中出现了哪些值得关注的问题,以及他们对未来的合作展望如何?本刊特约匈牙利帕兹马尼.彼得天主教大学(PazmanyPeter Catholic University)中国研究系主任盖尔盖伊.邵来特(Salat Gergely) 就此撰文分析。邵来特认为中国—中东欧合作仍处于初始阶段,不应仅着眼于当下成果,而应放眼未来。他还提出双方目前仍有寻求共赢的空间,应该平衡预期,避免期望不切实际。

  「16+1合作」双方处于学习过程初始阶段

  「16+1合作」象是中国在中东欧地区开展的一个实验,并没有预先设定具体目标,各方通过中国特色的方式「摸着石头过河」,在过程中调整各自的期待。实验中取得的经验对北京而言可能会非常有价值,当中国计划将其他地区的一些国家当做一个整体来对待时,在中东欧地区取得的经验或许就能派上用场了。

  同样,这对中东欧国家来说也是一个练习的机会,中东欧的决策者们需要学习如何与中国合作。绝大多数中东欧国家与中国关系起步很晚,这些国家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就几乎只专注于欧洲—大西洋地区一体化以及与西方的关系。因此当老牌欧盟成员国在过去几十年间已经和中国发展出非常深入和成熟的关系体系时,绝大多数中东欧国家不得不在21世纪,才几乎「从零开始」地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他们非常缺乏与中国交流合作的知识和经验。

  因此,各方都处在一个学习的过程中,更准确来说,是学习过程的初始阶段。

  双方应调整预期 避免期待不切实际

  从目前来看,由于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起步晚、主要成效尚未显现,因此引发了中东欧国家的一些失望情绪。其中包括,这些国家普遍希望的来自中国的绿地投资(又称创建投资,指跨国公司等投资主体在东道国境内依照东道国的法律设置的部分或全部资产所有权归外国投资者所有的企业。——编注)较少;绝大部分中国提议的大型基建项目也尚未启动;由中国主导建设的道路、铁路、口岸,以及增加就业等项目进展不显著等。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人们应该明白,中国—中东欧合作仅起步于5年前,而且目前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给未来的合作打下基础并建立框架。鉴于双方此前的合作经验极少,加上中东欧地区环境复杂,短短的5年时间根本不够做出更多的成绩。

  另一个应被各方重视的问题是,各方对彼此不应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中东欧方面,一些国家领导人顽固地持有一种幻觉,即在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元区危机后,中国将会接过西方未能完成的任务,为中东欧市场提供投资、市场机遇和金融支持。这种把中国当做一个伟大的救世主的观点注定是错误的。另一方面,中国认为,其为中东欧地区提供的大型基建计划必将受到相关国家的热烈欢迎。然而,中东欧国家最为担忧的问题,并不是缺少基建,而是失业率和低效问题。因此,当并非迫在眉睫的基建项目如此耗费财力,并且中国提出的项目定价和财务状况不如预期一样有利可图时,中东欧国家倾向于在决定合作前再三考虑。

  由此可见,双方对彼此的预期都需要再平衡。

  关系疏远竞争激烈 16国首度被视为整体

  把中东欧国家看做一个整体,这个想法来自中国。此前,16国从未组成过任何形式上的团体,并且关系疏远。16国首脑历史上首次坐在同一个房间里,可能就是在第一次的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上。16国在面积、人口、自然资源和财力上相去甚远,历史、文化背景和发展程度也差异巨大,缺少共同认同感;国家间几乎没有联系,一些国家的关系甚至仍受制于历史冲突的沉痾。这些国家之间还互相将彼此视为对手。「16+1合作」之所以经历了数次失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各国之间不是相互合作、共同发展合作计划,而是互相竞争谁能从中国得到更多关注。

  16国作为整体与中国建立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出台后,遭到不少批评和质疑。比如,一些批评者将「16+1合作」称为空谈,这一论点已在笔者前文被证伪;还有一些西欧政客和布鲁塞尔官僚(意指欧盟官员——编注)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中国在中东欧的一切活动,他们声称北京正在通过将中东欧作为代理人,在欧盟推行「分而治之」策略。这一说法可被看做是政客们为了拉选票而扭曲事实,老牌的对华强硬派也本能地质疑中国的一切做法。还有一些欧盟的官僚批评中东欧国家与中国走得太近,但他们在此显然使用了「双重标准」,因为德法等西欧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早已达到一个短期内任何中东欧国家都无法企及的高水平。

  另外要说明的一点是,在与中东欧国家发展关系时,中国并未给予特殊优待,仅是试图帮助这些早前被忽视的国家在与中国发展关系方面,迎头赶上其他欧洲国家。实际上,自从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在约5年前建立以来,中国与老牌欧盟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增长速度反而比与中东欧国家之间的贸易增速快,这显示出尽管中国给予中东欧地区特殊的关注,但西东欧的差距仍在加大。

  「16+1合作」与「一带一路」结合或将提升双边关系国际影响

  从国际影响力角度而言,中国—中东欧国家的关系密切程度目前仍然低,所以国际影响力很小。但当「16+1合作」和另一个中国发起的倡议——「一带一路」结合后,这一状况可能会发生改变。海陆丝绸之路的西端是西欧,波兰位于俄罗斯和德国之间,处于北部要地;马其顿、塞尔维亚和匈牙利,位于一条计划中的、连接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和西欧市场的高速铁路沿线;另一个潜在的大赢家,是高度工业化并且富裕的捷克共和国,因为中国对该国产品有大量需求,且该国与中国在欧洲的主要合作伙伴——德国关系交好。这些国家都有可能从「16+1合作」和「一带一路」框架合作中成为大赢家,前提是他们能够聪明地善加利用这些机遇,把符合中国利益的基建项目,与符合他们自己利益的、希望中国进行投资的工业和服务业项目相结合。当中国—中东欧国家间关系密切度提高时,国际影响力也将随之发生改变。

  「16+1合作」最大成就是强化双方民间联系我认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的最大成就,是令中国与中东欧地区民众之间的交流「从无到有」。虽然早在提出「16+1合作」的几年前,中国已经着手增强软实力、增强与他国联系;一些中东欧国家也已开始计划增强与中国的往来,但双方民众之间的交流仍然极少,互相了解和理解的程度也非常低,语言和文化壁垒很高。但「16+1合作」成功强化了这一联系。比如,目前已有数千名中国学生在中东欧地区学习,也有数量可观的中东欧学生正在中国学习。学术研究者、艺术家、商人等各行各业人士都被鼓励参与建设这一关系,双方之间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虽然这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中东欧国家民众的西方倾向,中东欧地区也永远不会成为中国外交合作领域的最高优先地区;但是,以民间交往作为基础,中国—中东欧合作可以达到一个更为健康的层面,并且会为更加全球化、相互连通、相互依赖的世界做出贡献。

 

分享到:

更多>>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