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殷罡:欧洲正经历第三次伊斯兰冲击

  【编者按】近日,大量中东难民涌入欧洲,如何看待欧洲当前的难民潮,难民潮对欧洲将意味着什么,难民的根源即中东的战火何时可以停止等等问题,在全世界都引发了激烈讨论。一些观点从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对中东难民深表同情,一些观点从宗教社会矛盾冲突的观点出发,对未来的欧洲社会稳定表示担忧。9月14日,共识网特别邀请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中东项目主任、民族与宗教项目主任殷罡教授对这一话题进行了分析。(采编:共识网国际频道黄南)

  共识网:近期欧洲遭遇了二战以来的最大难民潮,请您谈谈欧洲难民潮的来龙去脉?

  殷罡:说到这件事,首先要明确:这次难民潮之所以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除了规模超大、手段超常,最主要的是藉此进入欧洲腹地的难民基本上是穆斯林群体,给欧洲这个传统的基督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文化冲击,使得欧洲原本已经很严重的宗教群体冲突增加了新的、巨大的能量。

  欧洲穆斯林已超过三千万人,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俄罗斯的穆斯林。另一个需要指出的是前奥斯曼帝国属地巴尔干地区,那里有800万穆斯林,他们不属于移民。除了俄罗斯和巴尔干地区以外,欧洲大多数穆斯林是中东穆斯林移民及其后裔,有不同的来源:

  首先是欧洲列强殖民或委任统治的后果。比如法国,曾经殖民过北非,在叙利亚和黎巴嫩实施过委任统治;英国曾经占领过埃及,在伊拉克、约旦等地实施过委任统治,因此有北非——阿尔及利亚、利比亚等地的穆斯林以合法的途径很早以前就去了法国,同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很多人通过合法途径去了英国,这是欧洲列强介入中东事务的直接后果。这个现象就跟美国的黑人问题一样,他们过去把这些黑人买回去当奴隶,摘棉花,后来奴隶解放了,也用不着摘棉花了,人家就跟你平起平坐留下来了。在美国也有很多来自中东的难民,但这些难民有一些是从黎巴嫩过去的基督徒,身份是不一样的。简而言之,欧洲的第一次中东移民潮,是自身政策的造成的。

  二战之后出现了规模较大的移民潮,德国表现得最为鲜明。二战期间德国男人死了很多,缺乏劳动力,于是就从土耳其引进了很多劳工。谁离开土耳其了呢?在土耳其不受待见、受歧视的库尔德人,但是他们也是穆斯林,人数从几十万发展到上百万。为什么德国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穆斯林群体闹事这种现象并不明显,没有受到什么伊斯兰威胁?就是因为库尔德人的民族意识强,宗教意识比较弱,他们从受歧视的土耳其来到了天堂般的德国,他们很感恩,很适应,已经基本融入了德国社会,有些已经当上了大学教授和政府官员。他们也有些街头暴力、示威游行,但针对的是同样在德国的非库尔德土耳其移民。

  这次阿拉伯之春之后又形成了一个新的移民潮,这次移民潮才真正有些难民潮的性质。此次移民潮的形成,主要是因为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局势失控,战争迫使或促使人们离开家园,涌入欧洲。

  共识网:您认为谁应该对此次“难民潮”负有主要责任呢?

  殷罡:如果要谈责任的话,我认为法国责任最大,美国也有责任。就伊拉克来讲,就是奥巴马不负责任地撤军,在治安没有完全稳定的情况下撒手不管,为了实现自己的政绩,实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在不该撤军的时候撤军,这个是明目张胆违反1949年通过的《日内瓦第四公约》,也就是《关于战时保护平民的公约》。你打仗,占领一个地区,解散了原来的政府、军队和警察,你必须行使维持当地治安的责任,这是国际法上的规定。美国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在伊拉克局势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出于美国的利益撤军,导致伊拉克遏制基地组织、遏制伊斯兰极端势力的能力的下降,因此出现了“伊斯兰国”。

  同样,阿拉伯国家也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无论是利比亚战争还是叙利亚战争,海湾国家——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等等这些国家,甚至包括约旦,竭尽全力地煽动、参与,目的是清除卡扎菲这个祸害,推翻叙利亚的什叶派政权,明显具有伊斯兰内战的性质,是逊尼派和什叶派的较量。

  再有法国、欧洲的责任,刚才谈到了阿拉伯人自己的责任,谈到了美国的责任,欧洲的责任是什么?无论是叙利亚还是利比亚战争,除了阿拉伯国家以外,法国是最积极参与的,法国在推翻卡扎菲政权的时候是有私心的,从非常热烈的关系转变为痛下杀手,法国人要担很大责任。相反,无论是叙利亚还是利比亚问题上,美国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美国的积极性是在法国之后,在欧洲之后的。

  目前这股移民潮,我们不应该把它简单地理解为是上百万叙利亚人逃避战火,不是的,他们在两年以前就逃避了战火,到了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等地,由联合国出钱,由其他国家赞助,在难民营里生活。凡是逃走的都不是穷人,都有能力支付几千美元的偷渡费,这是由某个或者某些国际集团开展的有组织的非法移民活动。这些组织者有当地的“蛇头”,也可能得到了某些邪恶势力的暗中相助,比如基地组织、“伊斯兰国”。“蛇头”当然是以叙利亚人为主。同时,在德国也存在着靠吸收难民的“食利”阶层,承包政府的安置难民工程是有利润可拿的,因此在德国也存在着欢迎难民到来的利益集团。

  共识网:近期是否有什么事情促使那么多难民往欧洲逃?

  殷罡:主要经济利益。“蛇头”要挣钱,这些在土耳其难民营里的难民中比较富裕的人想过更好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这是蓄谋已久的。当然土耳其也愿意让他们走,你看这个难民潮是伴随着土耳其表示愿意打击“伊斯兰国”,而且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旗帜下,他们镇压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土耳其现在的目的是由看笑话、基本观望、偏袒反对派转为比较积极地干预,防止局面恶化,防止库尔德人趁机坐大。同时,显然土耳其也愿意摆脱近两百万难民给他们带来的沉重负担。

  共识网:难民潮的出现与“伊斯兰国”的关系大么?

  殷罡:这些难民逃到土耳其等地是因为叙利亚战乱,伊斯兰国出现之后,逃的人更多了,“伊斯兰国”出现之前也逃了上百万。

  共识网:这次“难民潮”将会对欧洲造成哪些的影响?

  殷罡:难民潮对欧洲的危害在哪儿?英法德三国的穆斯林已经达到两千万,三国的清真寺都超过了千座。上百万新难民进去以后,通过欧洲很好的社会福利条件,通过他们的超级生育力会激化欧洲的社会矛盾。现在德国这样的国家肯定会兴起新的排外浪潮、反移民浪潮甚至新的纳粹组织、纳粹运动。德国内部的自信、稳定局面可能已经结束了。默克尔张开双臂的高姿态和大包大揽的接受难民,可能会断送她的政治前程。

  现在法国,原本就有它的宗教冲突,大量的穆斯林移民主要生活在城市(没有土地自然生活在城市),巴黎已经有很大一部分人口是穆斯林,蒙马特区一人一票的选举选出来的区长是穆斯林,通过自行筹款和沙特赞助,他们准备在巴黎盖一座庞大的清真寺,叫阿布杜拉三世清真寺,它的绝对高度超过埃菲尔铁塔。也就是说,通过这种不对等的生育能力,在从今往后的半个世纪之后,欧洲的社会人文情况会发生更多的变化,传统的欧洲文化将会受到巨大的冲击。欧洲人之所以担心难民的冲击并不是没有钱安置,这几十亿美元还是有的,欧洲也是的的确确缺少一些蓝领工人,他们真正担心的是由此产生的严重社会后果,担心基督徒的欧洲会迅速伊斯兰化。

  如果上升到更深的一个层次的话,还可以理解为这实际上是伊斯兰势力向欧洲腹地扩张的一个浪潮。

  伊斯兰西扩,第一次就是在八世纪的时候,阿拉伯帝国征服了北非,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征服了西班牙向法国进发,结果被欧洲人挡住了,赶走了。第二次奥斯曼帝国向欧洲扩张,把巴尔干地区伊斯兰化了,所以我们看到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波黑等地区居民的宗教信仰由奥斯曼入侵之前的基督教转为伊斯兰教。这一次是通过长达百年的合法和非法移民,通过超级生育力在欧洲腹地壮大穆斯林社团。今后在欧洲内部的冲突会逐渐升温,在这种环境下,欧洲社会的稳定、欧盟的稳定等等都受到巨大的挑战。所以这次叙利亚和利比亚移民浪潮绝对不可能停留在赞助难民这个层次上,它的意义非常深刻,影响非常重大,非常深远。

  共识网:当前的叙利亚局势是什么样的?什叶派阿萨德政权与逊尼反对派的战斗还是相持不下。

  殷罡:叙利亚的确存在着少数什叶派阿拉维人对多数逊尼派的统治,但这是历史原因形成的。因为叙利亚逊尼派在一战后的法国委任统治时期养尊处优,事实上放弃了掌握这个国家的机会,历史把什叶派的阿拉维人推向了领导层。

  共识网:您以前的文章中有讲过,原先法国对叙利亚委任统治的时候,叙利亚社会上层都是逊尼派,他们不愿意当兵,所以军队里招收的都是什叶派的士兵,所以后来他们就很容易地掌握了政权,逊尼多数派就成了被统治阶级。也是叙利亚的阿拉伯之春的主要原因。

12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