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亚历山大·莫托尔:普京政权的黄昏

  作者系乌克兰裔美国历史学家、作家、翻译家,美国罗格斯大学政治学教授。本文原刊于美国《外交》杂志网站,1月27日发布,原题:“Lights Out for the Putin Regime”。听桥译。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一度显得不可战胜。如今,他和他的政权看上去衰弱无力、四顾迷茫、危机重重。俄罗斯和西方的评论家均愈发频繁地暗示,俄罗斯或许已处在极度动荡的边缘,甚至可能崩溃。

  这种观感上转变并不令人惊讶。去年,俄罗斯尚在享受并吞克里米亚和侵略顿巴斯(Donbas)地区带来的喜悦。经济尽管停滞,但看起来还是稳定的。普京轻而易举地将西方决策者和国内批评人士抛在身后。他的民望极高。如今,只有他的民望得以维持,而其他每一方面的情形都在恶化。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成了经济上的溃疡之地,正在耗尽俄罗斯的资源。与乌克兰的战争已陷入僵局。能源价格正在暴跌,俄罗斯经济正处在衰退之中。普京针对乌克兰、土耳其和西方的经济惩罚措施只是令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与此同时,对叙利亚的干预有令俄罗斯陷入无法脱身的困境之势。(顿巴斯是位于乌兰东部的一处工业区。——译注)

  对俄罗斯而言,相较于这一浮光掠影的勾勒所暗示的消极倾向,局面或许还要严重许多。俄罗斯正在承受普京的统治所造成的三重危机——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外交政策灾难只是在加剧这些危机而已。

  首先,俄罗斯经济正处在急速下行当中。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不可能随时很快大幅上升,这已足够糟糕。更恶劣的局面是,俄罗斯经济属于能源依赖型,未经结构性重组,缺乏竞争力且无法适应现代化需要,而只要是作为俄罗斯政治精英的财富生产机器,俄罗斯经济就将一直如此。其次,普京的政治系统正在四分五裂。人们曾经期待,他的威权主义的中央集权招牌能形成一个强大的“垂直权力系统”,为行政管理机构带来秩序,清除其中的腐败,并压服地方的俄罗斯人和非俄罗斯族精英,令他们服从莫斯科的意志。但过度的中央集权效果适得其反,反而令官僚机构支离破碎,鼓励官僚追求他们各自的利益,并令地方精英变得愈发桀骜不驯——普京安插在车臣的强人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是绝好的例证。再次,作为俄罗斯体制的关键人物,普京显然已过了他的全盛时期。2013年,乌克兰欲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Association Agreement),普京横加阻拦,自做出那一灾难性决定以来,他接二连三犯下一个又一个战略错误。普京先前魅力男人的形象正日渐暗淡;最近他出版了一本自己的语录和一只年历,借以提升个人形象,这样的举动看上去滑稽可笑,是在孤注一掷。(卡德罗夫生于1976年,2007年2月起就任车臣共和国总统。——译注)

  普京以及俄罗斯的问题在于,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体制抗拒变革。只有当控制这一经济体的是一群自私自利,并将自身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官僚世袭集团时,这样一个功能失调的经济体才能得以维持。相应地,一个高度腐败的威权体制本质上需要有一位独裁者来协调和平衡精英阶层的利益和胃口。普京的创新在于,他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位偶像式的人物,其合法性依赖于其貌似无穷无尽的年轻和魄力。但这样的领袖最终都成了他们自己个人崇拜的牺牲品,而且,如同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和墨索里尼一般,他们不会主动下台。这样一来,俄罗斯就陷于系统性溃败和系统性停滞当中不能自拔。在这样的情形下,为寻求合法性,普京将越来越多地利用俄罗斯的沙文主义、帝国主义和民族优越感。

  鉴于这个烂摊子中没有什么麻烦会随时很快得到解决,俄罗斯看起来势将进入一段延宕许久的“重重麻烦时期”,这些麻烦可能包括社会动荡、政权更迭和国家崩溃。预言俄罗斯的未来或许鲁莽,但显而易见的是,对这个国家而言,普京维持掌权的时间越长,局面就会越是恶化。曾声言要拯救俄罗斯的普京,已成了俄罗斯的头号敌人。眼下,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的邻国必须准备好应付最坏的情形。

  动荡何来

  一些分析家排除了俄罗斯发生大规模动荡的可能性,理由是,反对派软弱无能,其领导人缺乏超凡魅力,并且普京的民望很高。这些因素并没有人们料想的那么重要。大多数革命的发生,都是深层次结构性危机的结果,绝少有革命是自封的革命者推动的。具备超凡魅力的领导人经常在系统性动荡之前登场,但也经常在动荡过程中出现。对于一场政治运动或者一位政治领袖来讲,全国范围内的民望从来就不如在首都城市和在关键的政治经济精英人群中的实力来得重要。

  不妨设想一下上文提到的三重危机继续深化,这将是非常可能发生的。在那种情形下,俄罗斯社会几乎每一领域都将更加接近于发生叛乱。随着通货膨胀和失业攀升而生活水平下降,工人中间将滋生不满,社会不安定情绪将增加。当俄罗斯的三重危机深化,政治和经济精英也将越来越不满。他们的地位和财富将变得愈发脆弱,而他们支持取代普京及其体制的意愿将日渐增长。同样,城市中的知识分子、学生和专业人士将重新发现他们的声音,并向造成动荡的力量提供思想上的指导。

  随着更多的系统性混乱和精英停滞现象出现,武装力量(军方、民兵和秘密警察)内部满怀爱国热情的人士将寻求取代普京及其毁灭性的统治体系。目前正在乌克兰和叙利亚作战的士兵和雇佣兵或许会回到国内,并在全国范围内宣扬激进观点。在俄罗斯之外,俄罗斯联邦的二十一个非俄罗斯人共和国将维护它们的权威。

12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