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阎学通:特朗普正在给中国提供外交战略机遇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了他总统任期内的首次亚洲之行,长达12天的行程也使他成为过去25年里访问亚洲最久的美国总统。

  此次亚洲之行中,特朗普多次提及“印太战略”,外界有分析称,特朗普很可能用“印太战略”替代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拉拢印度共同遏制中国。

  与此同时,中国周边政治环境和周边国家政治局势也在不断变化发展:安倍晋三强势连任日本首相,中韩关系有全面回暖的迹象,东南亚正遭遇宗教极端主义的考验。一时间,周边局势风起云涌。

  “印太战略”影响几何,中国又该怎样在周边外交领域抓住机遇、规避风险,《南风窗》周刊就此专访了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教授。

  东北亚:局势趋于缓和

  N:您之前说过,朝核问题短期内不会解决,这一判断是出于什么依据?

  Y:一国执行某种安全政策的决心是由该政策涉及的利益的重要性决定的。从朝鲜退出六方会谈开始,就意味这个问题就没有短期解决的可能性了。因为朝鲜退出六方会谈的原因是核武器与朝鲜政权的生存直接相关的。

  对朝鲜来讲,没有核武器,政权就生存不下去;开发核武器不是发展的问题,而是政权生存问题。国际社会要求朝鲜放弃核武器,朝鲜关心的是弃核后其政权能否继续存在。在国际社会不保证朝鲜政权的生存,美国和韩国随时想消灭朝鲜政权的条件下,朝核问题就无法找到和平解决的方案。

  我以为,除了战争之外,目前没有消除朝核武器的方法,不过没有任何国家敢于对朝鲜发动战争,连美国国会都说要阻止特朗普对朝鲜发动战争。由于没有任何国家敢于承担核战争的后果,美国也承受不起,因此目前无论是和平还是战争的解决可能性都不存在。

  从朝核问题发生到现在,中国一直面临着无战和无核两者何者优先的问题,即无战第一还是无核第一。我们对于这两个战略利益的排序认识并未能长期保持不变,曾经有过摇摆。事情发展到今天的状态,人们对两者排序的认识变得很清楚了:即只能无战第一,不能无核第一。无核要服从于无战,只有确保不发生战争的前提下,才能讨论无核化的问题。

  N:朝核危机短期内难以解除,未来半岛局势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Y:今后5到10年,朝核问题会继续存在,但是战争的危险性则是下降趋势。对中国来说,中国与韩国的关系将好于中国与朝鲜的关系,这一点不容易改变。原因在于,朝鲜不会放弃核武器,这使中朝关系难以达到中韩关系水平。

  对于朝鲜半岛安全形势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是朝鲜和韩国,任何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和美国对这半岛安全形势的影响都小于朝韩。一些人以为大国比朝韩更能影响半岛安全局势。我认为,中国、美国以及其他关注朝核问题的国家都应该意识到,朝鲜、韩国之外的任何国家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都是有限的,这将有利于各国制定符合自身能力的半岛无核化政策。任何国家认为自己的影响力超过了韩朝,其外交政策都必然实现不了目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六方会谈未能取得预想的成果,为什么朝核问题止今不能解决。

  N:最近,中韩关系有所缓和,你是如何看待中韩关系的变化的?

  Y:中韩关系的缓和,主要是因为我国调整了政策,使双方在萨德问题上达成一定的妥协。如果要求韩国撤销已经部署的萨德系统,双边关系就难以改善。

  朝鲜和韩国是敌对国家,在朝鲜半岛上我国与他关系最理想的状态是跟两个国家都友好,差一点的是与其中一方友好与另一方不友好,最不理想的就是跟两个国家都敌对。我们与朝鲜、韩国两个国家都对立,这对中国很不利。从与两国对立,向与一国对立转变是有利于我国的。由于在朝鲜不放弃核武器的条件下中朝关系难改善,因此改善与韩国关系也是两害相权择其轻的不得已的选择。

  N:安倍晋三再次当选日本首相,这对中日关系及东北亚局势有哪些影响?

  Y:安倍继续执政,显然超过了绝大多数人对他执政时间的预期。由于他有可能再执政四年,跟日本长期对抗下去,对中国的战略损失大于收益。东亚正在成为世界中心,与而日本是东亚第二大国,因此与日本关系直接影响我国的崛起,主动改善与日本关系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中日关系缓和会缓解东亚地区的紧张。安倍对华不友好,但没有与中国发生战争的可能性,甚至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也没有。由于两国领导人已经会谈,因此安倍今后任期内的中日关系可以稳定在一个不友好也不发生军事冲突的水平上。

  东南亚:周边为外交突破重点

  N:今年是东盟成立50周年,却也是东盟国家内政外交发生深刻变化的一年。印尼、菲律宾、缅甸、柬埔寨等国都面临着国内外的难题,对华政策存在变数。有人说,东南亚国家群龙无首,这个重要的地缘天平将偏向中国。在您看来,中国在东南亚面临着怎样的机遇?

  Y:机遇本质上是行动者对有利或不利条件的利用,会利用环境变化的永远有机遇,不会利用的永远没机遇。亲华势力上台了,可改进双边关系,以扩大国际影响;反华势力上台了,可进行惩罚,以树立国际威信。东南亚地区动乱,可扩大军事影响;东南亚稳定,可扩大我经济市场。关键看我国怎么把握了。

  具体到当前的东南亚局势,我国面临的最大机遇是一些东南亚国家开始重新思考他们“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战略了。他们采取这个战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面对特朗普的东亚战略重点在东北亚而非东南亚,他们知道安全靠美国有点靠不住了。新加坡已做出明显的战略调整,经济继续靠中国,但安全上它开始向中美等距离调整。其他的东南亚国家效仿新加坡是可能的。

  N:中国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争取东南亚国家的支持?

  Y:我国要想争取东南亚国家的支持,需要分别采取不同的策略。对与我友好的国家,重在加强军事合作,对与我不友好的国家,要促使他们在军事上与中美保持等距离。如果能促使所有国家在经济和安全上都靠中国,像柬埔寨一样,我们在东南亚的环境就会彻底改变。总体上讲,我国需要给东南亚国家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开展更多的安全合作,如联合军事演习。

  对东南亚的政策国别重点应在印尼,地区重点应在中南半岛。印尼是东盟最大成员,它的对华政策会影响整个东盟的对华政策。只要印尼不加入日印搞的亚非走廊,东盟就加入不了,美日的印太战略构想就难以突破政治与地理上不相连的困境。我国应加快中印尼双边关系的改善。中南半岛与我陆地相连,地理上从中间切断印度和日本的地理联系。我国应把中南半岛发展成为和上中亚国家一样的战略后方。

  N:为什么说东南亚是中国周边外交的重点?

  Y:我国需要把周边地区都发展成自己的后院,而不是只有中亚一个后院。东南亚、东北亚、南亚都是稳定的战略后方,这才能为中国的崛起提供有利的外部环境。

  我国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密,不需要投入太多外交资源。在东北亚,日本与我国有结构性矛盾,不可能支持中国;韩国跟中国的关系刚刚回暖,发展战略关系还需要一个过程。在南亚,印度在与中国对抗,我国同样很难介入。在东南亚则即有需求也有一定条件,因此我们加大对这一地区的外交投入是可能取得成果的,所以说东南亚可做为我国当前外交的重点突破。

  特朗普提供的战略机遇

  N:在首次亚洲之行中,特朗普多次提到“印太地区”这个说法,有媒体将之解读为美国的“亚太新政”。美国将印度划入其亚太政策的范围,是出于什么考虑?这对中印关系有什么影响?

  Y:中印关系最大的问题,是印度不愿意跟中国进行战略合作。印度认为,跟我国战略合作的结果是我国在南亚的影响力扩大,消弱印度的地区霸权。在南亚地区,我国和印的在结构性矛盾,类似于我国和日本在东亚的结构性矛盾,双边关系难有实质性改善。

  从理论上讲,如果美日搞成“印太战略”,这会从战略上对我国形成压制,但是目前看特朗普对这个战略设想不很积极。召开的美日澳印四国战略合作会议仅是工作层面的,四国的部长都没参加。特朗普没有用“战略”一词描述他所说的开放的印度洋与太平洋地区。他只想利用印度、日本跟中国的矛盾,向中国施加压力,以有利于美国和中国做生意,并不想在战略上真的有所投入。

  从这次亚洲之行看,特朗普不是一个政治家,而是一个企业家,而更像是个推销员(salesman),他要的就是增加美国的出口。如果能以降低美国国际领导力换得美国财富的增加,特朗普会觉得很值。让一个企业家以放弃学术影响力来换取财富,他会认为那太合算了,他不认为学术影响力有价值。

  N:也就是说,特朗普只想利用美国与其他地区的战略关系增加美国的财富,而不是维护美国的主导地位?

  Y:对,特朗普的这次访问显然是经济之旅。他对日本、韩国,都没有表现出坚定的实质性军事支持,只是要求这两国买美国武器,这实际是在推销武器。

  这一点上他与奥巴马正好相反。奥巴马将维持在东亚的主导地位视为首要利益,所以搞了“亚太再平衡”战略来压制中国;但特朗普则不考虑美国在东亚的战略地位,而是要从东亚挣更多的钱,战略利益要服从经济利益。他甚至拒绝出席东亚峰会,无意利用这个会议争取东亚国家的战略支持。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在亚太地区对我国的战略压力呈下降趋势。他没有在东亚建立多边同盟的想法。

  N:特朗普之后的美国总统,是不是有可能重新将战略利益作为美国的首要国家利益?

  Y:这个可能无法排除。特朗普之后的美国领导人,很有可能改变特朗普的政策,重新把战略利益放在首位。所以说,我们最大的战略机遇期,是特朗普提供的,只要特朗普坚持经济利益优先于战略利益,我们和周边国家的关系就趋于改善。

  美国政府不像以前那样重视它的世界领导地位了,对在我国周边的美国盟国提供军事支持的力度下降了,这些国家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对外战略,想继续靠着美国对抗中国已经困难了。以前面提到的东南亚国家为例,它们之所以调整战略,主要原因不是我国做了什么,而是美国变了。美国把亚太地区的战略重点调整到了东北亚,这使得东南亚国家意识到,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越来越不可靠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排除美国的其他东亚盟国也效仿新加坡,它们知道特朗普不愿提供安全保障。

  “有重点地区”和“不要重点地区”

  N:在这样一个战略机遇面前,中国应该怎样做?

  Y:特朗普在东亚地区以经济利益为首要考虑,战略利益服务于经济利益,这则为我国拓展战略利益提高了机会的时候。具体来说,有一个“有重点地区”和“不要重点地区”的问题。从外交角度来讲,我认为今后5年的外交政策应以周边为重点,周边之外的地区服从周边。一个国家的影响是由内向外辐射的,越近的地方,受到的影响就越大,这就是为什么在国际关系里有“后院”的说法。一个大国想要崛起,首先要把周边地区都变成自己的后院。我国应以周边外交为重点,周边外交则应该以东南亚为重点,而在东南亚,应该以中南半岛为重点。在今后的两到三年里,我国需要加大对中南半岛的政策力度。

  与周边外交政策应该抓重点地区不同,“一带一路”则不应该按地域划分重点。“一带一路”要摆脱交通线的观念束缚,因为“一带一路”不光是交通建设,而是我国对全世界开展“引进来、走出去”的经济合作。这种合作一定要由市场来主导,哪里有市场,我们就和哪里合作,不分地区重点。以“全世界都在一带一路上”取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说法,从而成为一个新的全球化合作倡议。

  最近,媒体关于“一带一路”的报道少了,我认为这是个积极的迹象。它表明“一带一路”从宣传转向务实。起步时需要做广告,但实现目标靠广告是实现不了的。“一带一路”要靠企业去做才能实现,靠成立“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写文章是实现不了的。清华的校风是言胜于行,所以我认为“一带一路”成果是做出来的,不是报导出来的。

  N: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要注意些什么?当前的外交政策又应该做些什么调整呢?

  Y:崛起的过程就是国家利益拓展的过程,因此遇到的国际阻力会很大。我国应该重点发展新兴领域,而不是传统领域。传统领域中大国的利益分配已经形成,崛起国家进入传统领域时行竞争,利益冲突就会比较激烈。而在新兴领域,绝大多数国家没有既得利益,崛起进入时遇到的阻力就会小一些。例如,世界上能生产大飞机的只有美国的波音和欧洲的空客,我国如果生产大飞机,就与美欧国家有冲突。而在互联网领域里,只有美国一家占主导地位,我国进入这一领域只与美国一家有冲突。我国在互联网领域的拓展,不会与日本、德国这些国家的影响都不大,产生的矛盾就小。

  特朗普的战略很奇怪,他将战略重点从新兴领域向传统领域转变。许多国家在石油行业有自己的战略利益,而美国偏偏要加大发展石油出口,这样就跟中东国家、俄罗斯、加拿大都有竞争,所以经济矛盾将是上升趋势。

  尽管我国外交政策明确表示,我国将继续采取不结盟政策,然而我仍认为,在当前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搞结盟会能更有效地维护世界和平,防止大国间战争的发生。结盟可以扩大我国的国际支持,加快改变国际力量对比美强于我的局面,尽快实现战略力量均衡。美国现在有50多个盟友,而我国只有巴基斯坦一个。巴基斯坦同时与我国与美国的盟友。双方力量不均衡,美国才有信心使强力打压我国。而若以结盟方式实现中美战略均衡,美国就不再有这种信心了,中美关系也会更加稳定。

  作者: 阎学通,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