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李山泉:中美有智慧避免一场贸易战

  美国对外贸易政策在特朗普总统的主导下突变。不仅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都紧张起来。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不断升级,不仅直接关系到美国经济的未来,更直接关系到国际贸易秩序和世界经济的稳定与增长。本文着重就中美贸易问题讲几点看法。

  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源在美元

  美国的贸易逆差不仅与中国关系大,与世界多数贸易伙伴的关系都不小。这其中大多是长时间逐步形成的。虽然原因涉及很多方面,但最主要的恐怕是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引起的。众所周知,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使美国成为全球的大市场。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以美国市场作为销售的主战场。没有几个厂家不重视美国这个市场。结果造成美国成为世界各类商品的顶尖竞争地。在美国销售的产品无论在质量还是价格上,与产地国相比都有着一定的优势。于是乎,美国又成了全球的购物天堂。

  美国这种得天独厚的“购买力”亢奋多年后,却造成在美元这个国际货币光环掩盖下的美国制造业实体的不断恶化。表现在:一方面,美国与世界各国的贸易赤字不断扩大;另一方面,美国的债务不断攀升。换句话说,美国的贸易不平衡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长期累积的结果。十几年前,面对巨额的贸易逆差,美国理论界就有一些质疑的声音。然而,这种质疑最终被一种“贸易账户与资本账户总体平衡的理论”所压倒。

  这种理论认为,美国的贸易赤字根本不成其为问题。只要外国贸易伙伴从美国赚取的美元,能以投资方式返回美国,实现经常账户与资本账户大体的综合平衡,美国的贸易赤字就不成其为问题。过去很多届总统与其经济顾问基本上都相信这套理论。尽管美国在国际贸易领域与其他国家摩擦不断,但历届政府仍以促进自由贸易为方向,并基本上保持原有的国际贸易框架。在WTO框架下,美国即使与不同地区和国家进一步签订很多贸易协定,但这些协定都以消除贸易壁垒、促进贸易和经济全球化为目标。

  特朗普上台以后,这种理论与实践的共识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特朗普未见得相信这套贸易理论。他的首席经济顾问最近迅速辞职,足见特朗普对这种理论的不屑。在实践上,特朗普更是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多有烦言,认为这是不公平的贸易条约,是造成美国衰落的主要原因。特朗普对前任极力主张的TPP也大加挞伐,认为这是坑美国的。即使最近表态准备重返TPP谈判,但估计谈判的条件也会异常苛刻。

  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特朗普在国际贸易领域掀起波澜。

  贸易问题要通过贸易来解决

  特朗普抱怨贸易不平衡是问题可以,但他解决问题的对策却走错了方向。道理十分简单,沿着特朗普的路子走,肯定是倒退。增加关税的结果,必将引起其他贸易伙伴的反制,最终推高全球关税,迫使各国重启贸易壁垒。曾几何时,国际贸易关税高企、进出口配额繁多、各类贸易惩罚不断的历史似乎还在眼前。以中美贸易为例,即使美国单方面提高来自中国产品的关税,却无助于改变美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贸易不平衡。因为中美贸易的不平衡很容易迅速转化为美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不平衡。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也有个长、短板问题。

  如果将中国对美出口看作是长板,中国从美国进口可被视为是短板。特朗普的做法是砍长板。但笔者认为,双赢的做法不是砍长板,而是补短板。也就是说,中美双方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如何扩大中国从美国进口的问题上。如果能够补足中国从美国增加进口的这个短板,中美贸易总额不仅不会缩减,反而会大幅度提高,贸易不平衡也会相应缩减。那有没有扩大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方法呢?答案是肯定的。

  中美都将面临选择

  贸易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任何变动常常都具有两面性。无论美国还是中国,进出口贸易的增减不仅容易被政治化,还在于对外贸易的变更常常直接关系到本国经济发展、劳动就业以及政府财税收入的增减,可谓影响面巨大。正是基于这个特点,笔者认为,中美贸易的不平衡问题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使中美双方都有意愿解决双边贸易的不平衡问题,也不宜操之过急。至少应该把平衡中美贸易纳入一个较长的时间内。例如,中美能否就平衡贸易问题达成一个五到十年的规划?每年把贸易缺口缩短一个数量级,通过几年的努力,最终实现贸易的基本平衡。这样做不仅切实可行,更主要是要防止中美因过度贸易摩擦,导致世界两大经济体严重下滑,从而重创世界经济的稳定发展。

  当然中国有自己的难处。难处在于,如何在扩大从美国进口、适当限制出口美国之间作出战略平衡。中国扩大从美国进口,直接面临着买什么、买多少,美国哪里能提供,国内哪里是最大的需求等一系列问题。中国削减出口美国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少。例如,削减什么,如何处理这些产能,都将是棘手的问题。

  对美国而言难度可能更大。美国必须面对一个贸易项下与资本项下的平衡关系问题。中国如果决定有计划地增加进口美国的产品,以达到削减贸易不平衡的目标,其用于资本项下购买美国政府的债券必然会相应减少,否则钱从哪里来?即使中国不立马削减其所持有的美国债券,未来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数量也会减少。所以,美国要面对的是一个更加难以取舍的问题。同时,长久以来美国习惯于从世界各地购买各种产品,即使各种宏观条件具备,其现有经济结构也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逐步调整到位,来满足本国的需求。特朗普有几个梦想,制造业回归美国、实现贸易平衡以及维持强势美元等等,但这些梦想似乎充满了矛盾。

  尽管未来中美两国在贸易问题上仍然存在很大的变数,但相信两国有智慧避免一场贸易战,使中美贸易能够更加繁荣,两国关系更上一层楼。(作者是美国奥本海默基金公司高级副总裁,高级基金经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