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从马蒂斯“退休”看特朗普阁僚频变

  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

  近日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退休”的消息,在美国吵得沸沸扬扬,甚至美国的西方盟国,也或多或少地参与了进来,有的表示惋惜,有的表示不解,有的甚至感到愤怒。对马蒂斯的离职,外界可以说三道四,但马蒂斯的去留,纯属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权之内的事,外界怎么说,无济于事。

  马蒂斯“退休”最先是由特朗普总统在20日晚些时候发推文宣布的,他说马蒂斯将于明年2月任期结束之时正式“退休”,不再继续担任这一职务。特朗普赞赏马蒂斯担任国防部长期间所取得的“巨大进步”,感谢了马蒂斯的服务。同时称马蒂斯的接班人“将很快被提名”。

  马蒂斯的离职,如同特朗普团队的不少阁僚离去一样,大多是由特朗普总统先发推文透漏或宣布,之后本人确认。特朗普对这些离职阁僚,大多会给予一番好评,除非彻底惹怒了他,或双方已经公开翻脸。

  马蒂斯的离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至今没有平息,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是对马蒂斯究竟是主动“退休”还是被“退休”看法不一。1950年9月8日出生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马蒂斯,已经过了68周岁,如果退休,也属正常,但美国政府高官并无退休年龄的硬杠杠,而且特朗普团队的现有阁僚中,还有年龄大于马蒂斯的人在,从年龄上说,马蒂斯显然属于可退可不退。

  马蒂斯精力充沛,抱负很大。本月1日,美国国防部网站还公布了这位五角大楼掌门人日前发表的一篇关于美国国防与军事的5000余字演讲稿。马蒂斯在演讲中对特朗普总统赞赏有加,认为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仅“酝酿成了”美国最新的《国防战略》,而且像当年的里根总统一样,制订了美国“摆脱战略衰退”的战略方案,实质性地提升了美国国防开支和军事实力。

  马蒂斯发誓要在特朗普总统的带领下,让美国三管齐下,重建军事优势,确保“以实力谋和平”。马蒂斯不无得意地称,这两年来美国的国防和军事在关键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杀伤力大大增强,“我们已给美国的敌人提了醒,最好和国务卿蓬佩奥及其外交官合作,否则如果美军被召至前线,那将是你们最漫长、最糟糕的一天”。

  从马蒂斯演讲的时间、地点特别是口吻、内容看,马蒂斯显然没有想到马上会“退休”。但在被宣布将“退休”的前一天,特朗普突然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美国将立即从叙利亚撤军,并将减少在阿富汗的驻军。显然,这与马蒂斯反复强调的国际军事防务合作理念,尤其是同他刚强调的美国对叙利亚和阿富汗战场的分析判断与军事部署,是相矛盾的。马蒂斯主张美国在叙利亚进行长期军事行动,以确保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不会重新在中东地区蔓延。英国、法国等西方盟国,也希望美国在叙利亚驻军不撤。

  二是马蒂斯属于特朗普的“重臣”,不仅权高位重,而且是目前特朗普阁僚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中午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马蒂斯在当天被任命为美国国防部长。虽然这两年来,白宫高级官员们进进出出,频繁更换,但马蒂斯一直稳稳地坐在国防部长的位置上。

  这位元老的离职,对美国特别是对特朗普总统来说,无论是象征意义还是实质意义,都非同一般。众所周知,特朗普有丰富且相当成功的从商经历,当过作家和主持人,但在担任美国总统之前没有从政经历。

  特朗普与他的共和党前任总统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也不一样,没有当过兵,只是上过军校。据有关简介,“在父母亲友的爱心呵护下,特朗普自幼即满腹自信,活力四射,无法静下来用功读书。13岁那年,父母只好送他去‘纽约军事学校’求学。”

  在美国这样的国家,特朗普无需担心军事政变,但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和头号军事大国的总统,特朗普无疑需要得到军界的认可与支持配合。

  而马蒂斯正好是他在这方面的理想人物。马蒂斯是美国军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在军中威望很高。他在1972年大学毕业后,即进入陆战队第一旅服役,后来一路升迁,曾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参加了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特别是在阿富汗战争中,马蒂斯被认为立了“头功”。2001年,时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准将的马蒂斯,作为由美国第15和第26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组成的美国第58特遣队的指挥官,发动猛烈的空中打击,最终拿下了塔利班的根据地坎大哈,塔利班因此被推翻,塔利班头目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被迫逃亡国外。

  近两年来,马蒂斯在军事上积极辅佐特朗普。从美国抛出特朗普政府的《国防战略》报告,正式推出“印太战略”,宣布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更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到美国宣布启动筹建太空军,威胁退出《中导条约》等一系列重大的战略性调整与行动,马蒂斯都是核心人物、灵魂人物。尽管这两年来,特朗普与军方逐步建立了很深的关系,已经站住脚跟,但马蒂斯对特朗普仍有重要辅佐价值。

  但问题在于,马蒂斯奉行的是美国军方传统的“精英派”路线,在美国军事战略的构筑与推进上,与作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有着不同的认知、理解、构想与利益考量。有分析认为,马蒂斯更多考虑的是美国在中东和亚洲地区的长远战略利益,以及美国与西方盟国的军事合作关系,而特朗普更强调“美国第一”“美国优先”,把经济利益看得更重,认为叙利亚和阿富汗远离美国,美军在那里既花钱又冒生命危险,得不偿失。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已经进入第18个年头,经历了三任总统,迄今仍是泥潭一滩。据统计,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的费用已多达1万多亿美元,迄今已有2414名美国士兵丧生。因为分歧,而且分歧加深,特朗普宣布马蒂斯“退休”,也就难以避免。

  第三,马蒂斯的离职,将直接涉及到未来美国的军事战略走向。宣布马蒂斯将“退休”,无疑表明特朗普将坚持自己的国防和军事主张。按照马蒂斯的看法,美国要想确保其全球领导地位,必须优先加强美国军事实力,并加强美国领导的西方联盟体系,对中、俄等大国展开实力竞争。马蒂斯所代表的美国传统军事“精英派”路线,与特朗普的政策、主张、立场有较大差异。

  美国国内强硬派,包括民主党内的强硬派,以及美国的欧洲、亚洲盟国,也与马蒂斯的传统“精英派路线”相吻合。他们认为,如果特朗普进行调整或作出改变,将影响到美国的全球战略,至少会影响到美国的全球军事战略与部署,进而会影响到美国的外交战略及与盟国的军事合作。

  而在特朗普看来,美国坚持全球领导地位是浪费美国资源,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军事联盟,使得盟国占尽美国便宜,中俄只要“让利”就未必是美国的敌人,至少不会是现实的敌人。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顶住国内强大压力,推进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面,很可能出于其不同于美国传统“精英派”的利益考量和利弊权衡。

  据美国媒体透露,特朗普虽然批准了美国大量增加军费,但在实际拨款和使用中,还是有要求的。说到底,特朗普更看重美国的经济,在意的是设法保持美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毕竟,中期选举已经反映出美国的民意态度,目前距离连任竞选已经不远,如果特朗普不能保持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不能给美国选民带来更多的经济实惠,他的竞选连任将会遇到很现实的巨大压力。

  《美国宪法》规定:行政权力被赋予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有权提名,并于取得参议院的意见和同意后,任命美国驻外大使、公使及领事、最高法院的法官,以及一切其他在《美国宪法》中未经明定、但以后将依法律的规定而设置之美利坚合众国的所有官员。

  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就职后,宣布组建了其第一届内阁,共24人,包括副总统彭斯,以及美国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等各部部长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贸易代表、国家情报总监、常驻联合国代表、白宫预算办公室主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环保署长和小企业局局长等。有些官员,虽未进入特朗普总统的内阁,但属于总统的左右手,很多情况下更接近特朗普,对总统甚至有更多的建议权。

  两年不到,特朗普的首届内阁成员已经“大换血”,目前仅剩财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华裔交通部长赵小兰等“元老”,不少其他阁僚已先后离去。

  从美国媒体的报道看,特朗普的内阁部长或高级顾问等助手的离职,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在思维、理念和言行上与总统不能保持一致;二是在风格、性格上与总统不合;三是有违反美国廉政规定等“硬伤”。一些阁僚离职后,与特朗普公开对怒,有的甚至互撕,但孰是孰非,美国没有这样的法院来审理判决。

  在马蒂斯之前,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于本月8日加入了特朗普团队长长的离职名单之列。凯利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资历很老,但媒体报道说他在去年7月31日进入白宫后很不适应,虽名为白宫“大内总管”,但“实际少有机会接触总统”。总统的一些行动和宣布,他有时在事后才知晓,以致经常在媒体面前陷入被动。

  尽管特朗普当着记者的面证实了凯利的离职命运,对这位“幕僚长”的工作称赞有加,但是两个人的分手数周前就已初现端倪。据最新宣布,凯利离职后,由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马尔瓦尼担任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马尔瓦尼能否坐稳,还得看特朗普总统是否完全放心和称心。

  一周后,美国内政部长津克递交了辞呈。据报道,津克因为在家乡蒙大拿州的房产交易和就任内政部长时的行为,受到多项调查,面临巨大的辞职压力。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了津克辞职的消息,并赞扬了这位即将离任的内政部长。特朗普发推说:“内政部长津克将在年底离任,他在职近两年,在任期内完成了许多工作,我感谢他为我们国家作出的贡献。”然而,有官员透露说,白宫几周来一直在秘密推动津克辞职。

  今年11月,原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应特朗普的要求”辞了职。特朗普和塞申斯之间尽管有分歧,但很早就缔结了反精英政治的联盟。这位已经71岁,来自亚拉巴马州的参议员,属于美国的极端保守派,坚定地实施了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尤其是在非法移民家庭分离的问题上态度强硬,但他难以胜任总统希望他承担的更艰巨任务。

  在电视镜头前经常抛头露面的妮基·黑莉,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这位印度裔移民的女儿,在联合国坚定地维护“特朗普主义”,并因此而在国际上受到很多批评和诟病。10月初,黑莉突然宣布年底不再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为何突然宣布离职,至今是个很大的谜。这位46岁的前南卡罗来纳州州长,曾承诺要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竞选连任奔走。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不是一般的外交官,而是特朗普的内阁要员。

  今年7月5日,特朗普接受了美国环保局局长斯科特·普鲁伊特的辞职。据说是因为这位环保局长,竟然在“认真地破坏着前总统奥巴马的环保政绩”,卷入了个人生活及挪用公共资金等丑闻。他的辞职,属于自作自受。

  在众多的离职事件中,作为前美国国务卿的雷克斯·蒂勒森的离职最富戏剧性。这位前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老总,在今年3月13日被解除美国外交长官一职。当时他正在国外访问,突然接到被解职电话。

  据说,在此之前几个月,蒂勒森和特朗普在美国外交政策上就存在严重分歧,不管是伊朗问题还是朝鲜问题,他与特朗普的立场和主张都不一致。曾被看作“美国外交声音”的蒂勒森,经常在特朗普的外交决策程序中被否决,后被时任美国中情局局长迈克·蓬佩奥取代。本月7日,特朗普公开宣称蒂勒森“蠢得要死”,而此前电视台则播放了蒂勒森对特朗普评价不高的采访节选。

  前高盛总裁加里·科恩在今年3月6日就离开了总统主要经济顾问的职位,主要是因为他质疑特朗普总统关于征收钢铝关税的决定。但据说,这一点不过是他与特朗普众多根本分歧的最新体现而已。

  迈克尔·弗林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位子上只待了22 天。这位曾受到特朗普高度评价的美国前军事情报长官,在去年2月13日就为“通俄门”事件付出了代价,他被认为是该事件的主角之一。接替弗林的是三星将军麦克马斯特,但他在这个影响力受到极度削弱的职位上,也只待了几个月后就去职。

  随后,约翰·博尔顿走马上任,被特朗普选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目前博尔顿非常活跃,在外交场合经常与特朗普总统形影不离。最近博尔顿出面宣布了美国的新非洲战略。

  史蒂芬·班农虽非特朗普内阁成员,但他是特朗普总统的战略顾问。据报道,这位长期隐藏在幕后、很有影响力的“班农军师”,“在制定帮助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的最后方针政策上,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当时曾让特朗普的竞选纲领直接转向民粹主义。

  法国媒体报道说,作为极右翼的亲密伙伴,班农与白宫其他大佬们的共处最后转变成了内战,在任职210天之后,于2017年8月18日辞职。然而尽管已经失势离开白宫,班农仍坚称会继续“为特朗普战斗”。据报道,目前班农正在欧洲四处活动,组织煽动极端民粹主义。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特朗普团队辞职的成员,还有卫生与公共事业部长汤姆·普赖斯和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戴维·舒尔金。

  在特朗普新任命或提名的官员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希瑟·诺尔特,她被提名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接替黑利。现年48岁的诺尔特,曾是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的主播,今年4月才被挖过来担任美国国务院的首席发言人。尽管缺乏外交历练和正规资历,但她被认为是特朗普总统的坚定支持者和要求调查希拉里·克林顿的强烈呼吁者。特朗普在谈到诺尔特时说,“她很有才华,非常聪明,动作很快,我认为她会受到所有人的尊敬”。

  在讨论特朗普阁僚的频变和特朗普的用人标准时,有分析家们认为特朗普想要组织的是一个绝对言听计从的班子,想要重用的是绝对忠诚于他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