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黄背心”抗议没完没了,马克龙又要削减预算,身心俱疲的“蓝背心”终于怒了——法国警察全线怠工

  2019年大幕刚启,法国“黄背心”运动就已连续发出两道召集令,呼吁支持者继续抗议行动。就在“黄背心”节后强势返潮之时,其他受其影响的“颜色背心”也在暗潮涌动,其中代表警察制服的“蓝背心”运动引人关注。

  “黄背心”闹事引爆“蓝背心”积怨

  在法国,负责国内安保使命的警务力量由国家警察和国家宪兵共同组成。这支队伍曾以充沛的财政资源和卓越的安保功绩在欧洲国家中享负盛名。然而近年来,由于预算缩水,人员不足,而城市反恐和治安压力骤增,警察们常年处在高负荷、高风险、低收入、低尊严的工作环境之中,身心俱疲。去年底“黄背心”运动以来,已常年无休的警察不得不再次放弃周六休息时间,与暴力分子展开拉锯战,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还要削减2019年的警察预算,终于把“蓝背心”激怒了。

  首先行动的是处于城市安保第一线的警察。去年12月18日,法国警察三大主要工会与政府谈判,要求为警察加薪并支付累计十年的加班费;同时重组警察系统,增配警务资源。由于警察没有罢工的权利,因此工会号召警员进行一天的怠工式罢工,作为“蓝背心”运动的“第一幕”。12月19日,多地警员卸下武器,滞留警局,只对紧急状况作出反应;无法罢工的机场警察则以拖延乘客登机时间来表达抗议。尽管政府当天就答应为在“黄背心”运动中执勤的警察一次性发放300欧元补助,并从2019年1月1日起给警察逐月涨工资,一年后治安警察每月增加120欧元,高级官员增加150欧元;但由于安全部队预算大减,警察们对安抚措施并不满意,12月20日晚又有百余名警察驾驶警车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游行。警察工会表示,如果新年初没有看到改变,他们还会继续上演“警察式罢工”。

  随后,很少进入公众视线的科技警察也在去年12月26日发起了无限期“罢工”。科技警察虽人数不足国家警察的2%(约2400人),却要为1/3的案件提供线索和证据。科技警察工会要求政府承认其工作的特殊风险和极度疲劳,将工种类别从“久坐的”改为“活动的”,使他们能享受和武装警察一样的待遇。

  同样愤怒的还有不堪重负的狱警。近年来法国监狱人满为患,监狱条件恶化,激进囚犯增多,狱警经常受到囚犯的暴力攻击,去年1月就曾爆发过大规模的狱警抗议活动,至今仍是危机重重。

  警察的愤怒暴露法国安全危机

  法国警察的愤怒,表面上看起来和“黄背心”一样,是一种自发运动,要求加薪减税,提高购买力。但它暴露出的是法国的国家安全危机,就像法国政治家让·莫内说的,“人只有在必要时才接受改变,也只有在危机中才看到必要。”

  首先是恐袭威胁激增,导致安全形势恶化。2015年巴黎重大恐袭事件发生后,法国成为欧洲遭恐袭频次最高的国家,2017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战场被击溃,恐袭转为更难预防的本土“独狼”袭击,警察不得不在反恐高压下连轴转,去年底“黄背心”运动期间发生了斯特拉斯堡恐袭事件,导致警力异常紧张。

  其二是极化政治思潮泛滥,助推激进化趋势。由于经济滑坡、难民涌入等多种危机叠加,极派政党兴起,对法国社会分裂和激进思想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也让近年来聚众示威活动的秩序越来越难维持。此番在“黄背心”运动中就混杂了许多激进分子,这些人成分复杂,包括心怀不满的郊区青年、缺少社会认同的中东移民、极左极右分子等,暴力性强,手法专业(如全黑武装的“黑块”团伙),对一线警察构成了严重的安全威胁。

  其三是财政预算减少,导致警力资源不足。此次警察队伍最大的呼声就是人手和装备不足,这与2012年前后警察预算缩减导致人员和开支减少有关。由于人力不足,警察常年得不到休假,身体和心理问题多,自杀率高。装备匮乏也很严重,在最近的抗暴行动中,很多警察用的还是20年前的防暴头盔,有些甚至没有头盔,或用自行车头盔象征性地自我防护,危险可想而知。监狱拥挤是又一证明,目前法国在押犯已超过7.1万名,人员密度达到118%,短刑监狱甚至高达200%,激进分子暴力袭警事件时有发生。

  虽然“蓝背心”运动短期内还不会成为马克龙的主要挑战,但帷幕既已拉开,留给马克龙的时间也就不会太多。马克龙深知要为警察系统的陈年旧账买单谈何容易,仅加班费一项就得筹出近2.75亿欧元,但在目前的形势下得罪警察无疑代价更高。如何解决本土第二代中东移民的社会融合问题,缓解敏感地带的治安压力,都需要警察力量的配合。更令人头疼的是,今年法国还将迎来一波宗教极端分子的出狱潮。

  眼下马克龙已紧急增派福利,借此获得喘息之机,但预算赤字也从原计划的2.8%升至3.2%,超出了欧盟3%的门槛,下一步改革必定充满险阻,“蓝背心”们能否在这样的改革过程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作者:周秋君(上海政法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