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修建边境墙解决不了移民问题”

  伊达尔戈边境口岸是连接美国得克萨斯州麦卡伦市和墨西哥雷诺萨市的主要过境通道,年过境超1000万人次。日前,记者来到这个繁华、热闹的边境口岸进行采访。

  眼下,围绕国会预算案是否应拨款建造美墨边境墙问题,共和党和民主党产生严重分歧。尽管美国国会1月25日通过一项临时拨款法案,美国政府将重新开门3周至2月15日,然而围绕建造美墨边境墙爆发的两党纷争最终如何化解,仍然是个未知数。

  “麦卡伦的治安比芝加哥要好得多”

  在距离伊达尔戈边境口岸不足50米处的美方一侧,有一个偌大的二手物品交易市场,从衣服、鞋子到家具家电应有尽有。成群结队的墨西哥人在周末早晨开车来到这里,淘回一些物美价廉的生活用品。在出入境大道的两侧分布着数十家免税店,店员哈维亚特告诉本报记者,每天下班时分,不少墨西哥人在这里带上点免税商品回家,价格能比市价便宜近1/4。

  而在这些繁华的商业店铺背后不足100米远,就是一堵高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边境隔离墙。美墨边境总长1954英里(1英里约合1.6公里),目前断断续续已经存在的边境墙长度为654英里,而美国政府的目标是要在整个美墨边境都建起隔离墙。记者站在边境墙美方一侧,美国边境巡逻队的警车鸣着警笛不时呼啸而过,这通常预示着巡逻队员又发现非法移民入境。边境贸易的繁华与抓捕非法移民的紧张,距离就在百米之间。

  70岁的当地居民尼尼奥·佩纳出生在美国,父母是来自墨西哥的移民。他对本报记者说:“这里被外界视作犯罪、贩毒和帮派暴力的天堂。可事实上,麦卡伦的治安比芝加哥要好得多,最近一起谋杀案已经是一年多前了。”统计数据也印证了佩纳的说法,麦卡伦市每千人的暴力犯罪发生率为1.46,只是全美平均水平的1/3。

  法律专业出身的佩纳40年前在麦卡伦开办了一家名为“南得克萨斯移民委员会”的法律服务机构,致力于协助非法移民申请庇护、对遣返令进行申诉以及帮助移民申请绿卡等法律服务。如今,他已经在麦卡伦以及周边两个城市开设了三家分支机构,每月约接手450起有关移民的案子,其中95%都与非法移民案件有关。

  “为什么要用一堵墙把兄弟隔开呢”

  麦卡伦这个人口约14万的小城,拉美裔占到了总人口的75%。从加利福尼亚的圣迭戈到得克萨斯的布朗斯维尔,美墨边境这样的城市还有数十座,它们与墨西哥境内的姊妹城比邻而居、相互依存。

  在麦卡伦市中心一家餐馆,记者见到了50岁的诺维尔,他的父母同样也来自墨西哥。当记者问及他对美墨边境墙的看法,他直截了当地回答道:“这完全是在浪费钱财。整个城市的商业高度依赖墨西哥的客源,服务业和农业也需要墨西哥的劳动力,我们和墨西哥人就像兄弟一样,为什么要用一堵墙把兄弟隔开呢?”

  修建美墨边境墙在美国成为一个高度分裂的话题。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调查,约57%的民众反对建墙,38%的民众支持建墙。但在美墨边境,反对建墙的声音则是完全压倒了支持者。佩纳说,整个麦卡伦市90%以上的居民都反对建墙,工作、商业和家庭纽带把美墨边境两侧的人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佩纳的儿媳就出生在边境对面的雷诺萨,每周儿子全家都要到墨西哥的岳父母家里团聚。许多居住在墨西哥一侧的居民同时也持有美国合法居民身份,他们选择在墨西哥居住,早晨五六点就排队通关,到美国这边的农场、超市、饭店等地上班,傍晚时分再回到墨西哥的家中。

  “更多的非法移民是持有合法签证来到美国,然后延期滞留形成的;更多的毒品是通过边境口岸走私进入的,建墙完全不解决问题。”佩纳认为,美国当前的移民政策就是一个悖论。一方面美国社会对移民有大量的需求,依靠他们来填补那些美国人不愿意从事的工作;另一方面,白宫却又一再拿非法移民说事,把非法移民描绘成毒贩、杀人犯、黑帮分子。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政治学教授、移民问题专家门查卡·玛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拉美国家人口向美国流动,这一现象在过去几百年中一直存在,这些人希望到美国追求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生活。美国也受益于这些移民,农场、建筑、市政维护、家政服务等行业的工人基本上都是拉美裔移民。

  “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从总体上讲,移民对美国社会作出了贡献。当前美国政府希望加强对移民问题的管理,选择性地接受高层次移民。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国会应该对这些问题进行充分讨论,目前修建边境墙问题的僵局显然冲淡了讨论的重点。”玛莎表示。

  “对抗无助于任何建设性方案的达成”

  如何处理移民问题,始终是美国政治一个难解的结。这两年来,共和党提出的移民改革法案在众议院数次搁浅。在具体执法领域,美国政府先是要推行打击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将数千名移民儿童同其父母强行分离,其后又慑于巨大的反对声音和灾难性的人道后果对该政策进行调整,事实上又回到了以往对非法移民“抓了就放”的老路上。

  玛莎说,美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自相矛盾、政策混乱,深刻反映了美国政治、社会和民意的分裂和对抗,而在修建边境墙问题上的僵局,则是这一对抗的集中体现。历届美国政府和国会宁肯出台一些针对具体领域的移民法案,也不愿对移民问题的全局进行重新审视。这样的结果就是,当前美国的移民政策体系混乱不堪、自相矛盾,并严重滞后于现状。

  玛莎认为,“美国两党对抗无助于任何建设性方案的达成,修建边境墙解决不了移民问题,两党的僵持也不会为解决这些问题创造任何好的氛围”。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移民政策研究所研究员莎拉·皮尔斯最近撰文指出,“美墨边境并不存在安全危机,如果有危机的话,也是美国庇护制度出现了危机”。2018年在美墨边境抓获的非法越境者人数仅为2000年的1/4,而且被捕者中,40%是寻求庇护的家庭移民和无人陪伴的儿童,而6年前这一数字的比例为10%。

  皮尔斯表示,“面对中美洲日益严峻的人道主义挑战,美国政府给出的应对措施却都是惩罚性的:将移民儿童与其父母强行分开、减少移民申请庇护的途径并提高给予庇护的标准。这些措施都适得其反,进一步加剧了危机。美国花巨资建造边境墙,还不如从源头解决问题,把这钱花在改善中美洲国家的安全环境和经济前景上”。(张梦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