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普京引领俄罗斯走非西方发展道路

  普京引领俄罗斯走非西方发展道路

  ——试析苏尔科夫文章《长久的普京之国》

  作者: 盛世良

  2019年2月11日,俄罗斯《独立报》发表了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文章《长久的普京之国》。文章之所以引起俄罗斯国内外广泛关注,当然是由于苏尔科夫非同寻常的身份——曾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和联邦政府副总理,亲手操办两大议会党统一俄罗斯党和公正俄罗斯党的建立,而且于2005年提出俄罗斯“主权民主”概念,2018年4月发表《混血儿的孤独》一文,点破了俄罗斯身份认同之难,被誉为“俄罗斯意识形态总导师”。但更为重要的是,作者把21世纪的“普京之国”,与16-17世纪的“伊万三世之国”、18-19世纪的“彼得大帝之国”和20世纪的“列宁之国”,并列为俄国史上四大“长久之国”,解答了“2024年之问”——普京第四任期结束后谁将掌舵俄罗斯,预言普京和普京主义将长期引领俄罗斯走非西方发展道路。

  为什么是“普京之国”,而且还是“长久的”?

  从形式上看,苏联解体后的现代俄罗斯,开国领袖是叶利钦。叶利钦毕生做了三件大事:1991年在“8•19”事件中抛弃了社会主义,同年12月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领导人一起瓦解了联盟,1993年10月“炮打白宫”,废除了苏维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灰飞烟灭,继承国为俄罗斯联邦。

  叶利钦任总统后期,健康状况恶化,治国有心无力,偶尔在克里姆林宫“处理文件”,长期在中央临床医院治病,在郊外别墅疗养。1999年底他留给继任的俄罗斯是一个“烂摊子”:这个1.46亿人口的大国,国内生产总值折成美元不如0.044亿人口的挪威多,欠西方国家债务近2000亿美元,车臣和其他共和国纷纷闹独立,议会下院被反对派控制。

  普京1999年8月担任总理、主政俄罗斯后,励精图治,当年即取得车臣平叛胜利、俄罗斯解体威胁消除、亲政府政党控制国家杜马、连降十年的经济止跌回升等四大政绩。

  普京靠骄人的政绩于2000年3月顺利当选总统。在第一个总统任期(2000-2004年)他让俄罗斯站了起来,在第二个任期(2005-2008年)让俄罗斯富了起来(2008年俄罗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1.14万美元)。经过梅德韦杰夫总统4年过渡,普京于2012年和2018年又连任两届总统,目标是让俄罗斯强大起来。迄今为止,普京执掌俄罗斯权柄近20年,时长虽不及伊万三世(27年)和彼得大帝(43年),却远远超过列宁(不到7年)。如果到2024年第四任期结束,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将满20年。

  苏尔科夫文章《长久的普京之国》的主旨是,普京定下的俄罗斯政治体制完美无缺,将长久契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苏尔科夫鲜明地指出,“俄罗斯社会只信任第一号人物”。民调结果证实了他的论断,在俄罗斯所有权力机制中,民众只信任总统,其他政治家、议会、政府和政党的信任率都不甚高。

  苏尔科夫的后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沃洛金2014年10月23日在会见瓦尔代俱乐部成员时说了句名言:“没有普京就没有俄罗斯,有普京才有俄罗斯。”由此看来,21世纪的俄罗斯将是“长久的普京之国”。

  “普京主义”治国方略

  苏尔科夫称普京这套适合俄罗斯国情的治国方针为“普京主义”,预言普京主义起码将维持一百年。不仅如此,苏尔科夫还认为,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具备极大的输出潜力”,“被很多国家仿效”。

  2007年9月,笔者作为普京创导的俄罗斯智库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外国成员,首次见到普京。普京总统强调指出了继承正确的政治方针的重要性。当时他两届总统任期将满,俄罗斯内外纷纷猜测谁将成为接班人。他在回答笔者问题时说:“重要的与其说是接班人人选,倒不如说是传承正确的治国方针。在我任职期间,俄罗斯经济年增长率达到6%-7%,居民实际收入年增长率达到10%-12%,俄罗斯同中国结成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下任总统继承这样的方针,就必然得到人民的支持。”

  用苏尔科夫的话说,“普京之国拥有的独一无二的主要优点是,善于倾听和理解人民,洞悉其内心深处,顺应人民、面向人民”;“俄罗斯在不同时期,不论是从保守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或是自由主义起步,最后都归结为人民性”。

  不论是沙俄的帝制、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现代俄罗斯的“三权分立”,俄国政制千变万化,都离不开中央集权。一旦偏离中央集权,搞西方式自由民主,如戈尔巴乔夫后期和叶利钦初期,就会造成政局混乱、经济衰退、民不聊生的恶果。

  俄罗斯从形式上接过欧美体制——三权分立,总统直选,舆论自由,实际上自成一体。苏尔科夫道出了个中奥秘:“俄罗斯把从西方借鉴的政治机制看作一种仪式,看作外出穿的衣装,在家里则依然故我。”“在家里”,俄罗斯实行的依然是高度中央集权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

  俄罗斯尽管实行多党制,但是在各级议会、政府和经济结构中起主导作用的,一直是先后由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挂帅的统一俄罗斯党。该党并无独特的意识形态和纲领,认准一条——紧跟普京,维护现有体制。

  普京希望俄罗斯有一个能最大限度凝聚民心的意识形态。2013年9月19日在瓦尔代年会的演讲中,他提出国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问题。他认为有三种意识形态不适于现代俄罗斯,即“被社会彻底抛弃的苏联时代意识形态、把革命前俄国理想化的保皇主义和原教旨保守主义、西方的极端自由主义”。

  为了求得本国社会的最大共识,普京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方面设了一条不得逾越的红线,即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许从外部把观点强加于俄罗斯”。他认为不应该排斥当前本国四大政治派别新斯拉夫派、新西方派、国家主义派和自由派中的任何一派。

  有人把普京的意识形态归结为“进取性的保守主义”,但没有获得广泛认同,而获得社会一致认同的爱国主义,又称不上意识形态。

  普京的“主权民主”

  2010年,普京在瓦尔代俱乐部年会上委婉地否定了某些俄罗斯政治家“走西方式政治民主化和经济自由化道路”的主张。他说:“我十分尊敬中国领导人。他们找到了一条很好的道路,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福利大幅改善。中国依然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原先的国家政治结构并不影响中国发展。中国把市场经济与集中政治相结合,社会经济发展达到了神奇的速度!俄谚说得好,身在福中要知福!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参与管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

  俄罗斯不承认西方的“普适民主”,俄罗斯实行的是苏尔科夫所说的主权民主,即根据本国历史和地缘政治等特点,自主决定以什么样的方式实现自由和民主原则。

  普京大力加强法治。一是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禁止官员和国企高管拥有海外资产,涉腐高官撤职查办。二是防范“颜色革命”。西方策动“颜色革命”,一靠鼓动和平抗议,围攻政权机关,二靠鼓动落选的反对派“重新选举”,让亲西方反对派上台。俄罗斯不让和平抗议发展到围攻政权的地步;宣布调查“选举舞弊”,发布调查结果,证明选举合法有效,对“重新选举”的要求不予置理。三是防范“群体性事件”。俄罗斯《集会法》严格规定公共集会程序,要求申请者明确参加人数、活动场所、行进路线、起讫时间和安全措施。四是制订《互联网黑名单法》,把传播对儿童有害内容的网站网址和域名列入黑名单,关闭传播儿童色情、诱导吸毒和自残等违法信息的网站;刑法典恢复“毁谤罪”条款,惩治传播虚假信息、造谣毁谤。五是修订《非营利组织法》(又名《外国代理人法》),通过审查申报材料和财务监督,严控受境外资助并从事政治活动的非政府组织。六是动用强制手段平息动乱。宪法禁止以暴力推翻现政权。俄罗斯成立直属于联邦总统的国民近卫军,执行强力维持治安、重要国家机关安保、反恐反极端主义、实施戒严、戍边守土、处理非法移民等任务。

  “普京经济学”

  苏尔科夫认为,“俄罗斯从未被重视商贸甚于重视军事的人统治过”,他的文章没有论及经济,也没有提到“普京经济学”。但早在普京总统第二任期,俄罗斯就有经济学家提出“普京经济学”的概念。普京经济学与俄罗斯百年来寻求本国发展模式的思想一脉相承,强调俄罗斯与西欧国家经济基础、政治传统和社会文化不一样,始终有世界大国的抱负,重视国家在经济领域的权威作用,注重军事硬实力,重社会稳定甚于重经济改革,主张走本民族的经济发展道路。

  普京经济学是在全球化条件下以俄罗斯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的现实主义经济学。理想主义经济学主张政府尽量退出经济领域,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来配置资源。现实主义经济学主张政府调控经济发展方向,使之最大限度地符合国家利益。

  普京执政后在经济领域采取多项重大举措。一是打击寡头。叶利钦后期,“七财阀”不仅控制本国金融、能源、冶金和传媒等经济命脉,还干预政治决策和高层人选,“七财阀”之一波塔宁曾出任第一副总理,别列佐夫斯基当上国安会副秘书。普京终结了寡头参政乱象,对犯有重罪又扬言竞选总统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儆效尤。二是再国有化。国家重新掌控金融、能源和传媒业,使国有成分和国家控股部分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接近50%。三是提出鼓舞民心的宏观经济目标,先后提出10年经济翻番和5年进入世界经济五强等目标。四是让民众对本国经济增长有获得感,居民实际收入增长率曾长期高于经济增长率,在经济衰退时期,争取居民实际收入不减或少减。五是发挥本国资源优势,重视能源经济,用“能源武器”惩罚敌对国家,用能源优惠拉近与盟国和战略伙伴国的关系。他还提出“能源俱乐部”和“能源超级大国”等概念。六是重视技术创新,普京多次在国情咨文中提出“技术创新实现突破”的任务。七是注重金融安全。俄罗斯增加黄金在黄金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缩小美元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抛售美债,推广本币结算,尽可能使金融业务摆脱美欧控制的机制,减少使用美元与欧元的交易,用现金结算、模拟式易货贸易、黄金珠宝等可流通资产支付等工具预防金融制裁。八是“以牙还牙”,以反制裁和进口替代应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俄罗斯的经济实绩证明了“普京经济学”的成效:2006年经济总量赶上苏联时期最高水平;国内生产总值2008年达到1.661万亿美元(人均过万美元),2013年为2.097万亿美元,人均1.48万美元,俄罗斯进入高收入国家之列。

  普京的军事理念

  苏尔科夫在文章中写道,俄罗斯“已经恢复日益强大的、领土不断扩张的多民族一体性”。“俄罗斯要守卫广袤而复杂的疆域,而且时刻处于地缘政治斗争的核心,国家的军事和警察职能便具备决定性的极其重要的意义。”

  普京深谙“军事和警察职能”对国家安全和稳定的重要意义。在他执政期间,俄罗斯强力部门人员增长一倍,拨款增长4.5倍。无论是支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还是力挺叙利亚和巴西合法政权,军事力量始终是俄罗斯外交的坚强后盾。俄罗斯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军费占GDP比重超过2%的国家。尽管近几年军费陆续缩减,但2018年军费(476亿美元)依然占GDP的2.8%。

  普京提出了明晰而务实的军事理念:用核武器防范大国可能的侵略,用精干的常规力量应对俄格战争之类的地区冲突。首先,俄罗斯用8%的军费维护与更新战略武器库,保持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核大国地位。其次,用少量高精尖武器,维持军事技术的领先地位。其三,用“口径-M”巡航导弹之类廉价高效的武器应对西方军事威胁。其四,利用参与叙利亚和乌克兰等地区军事冲突的机会锻炼部队,把部分军训资金用于实战。

  俄罗斯用相当于美国十五分之一的军费,维持同美国对等的战略核力量和一支能打胜仗的百万大军,保持世界军事大国的地位,证实普京务实军事理念的行之有效。

  俄罗斯善于运用外交和军事等组合手段,维护国家安全。北约经过三轮东扩,在波罗的海地区已与俄罗斯接壤,俄罗斯安全环境显著恶化。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支持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独立,格鲁吉亚如果想加入北约,就不得不放弃占国土五分之一的这两个地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卡地区有领土纠纷,摩尔多瓦有“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和加告兹地区独立问题,乌克兰有克里米亚和顿巴斯问题,客观上都难以加入北约。

  俄罗斯还善于以本国控制的争议领土改善同邻国的关系,先后解决了与美国在白令海峡、与挪威在巴伦支海的领海争端等,并考虑与日本谈判签订和平条约,扩大对日合作。

  俄罗斯还努力跟邻国发展经贸合作,保证国土安全。

  普京的务实外交

  普京早在任代总统之前,就提出了俄罗斯外交三原则——外交为本国安全和经济利益服务、外界可预测性和国际法至上,关键是第一条。俄罗斯外交取向,不论是最初的“融入欧洲”,后来的东西兼顾,还是2014年后的“向东转”,首先考虑本国安全,其次服务于经济利益。

  普京以俄罗斯的独立外交而感到自豪。2007年9月他在索契会见瓦尔代俱乐部外国学者时说过:“世界上能奉行独立外交的国家屈指可数,也就俄罗斯、中国和美国三个,顶多再加上印度。其余国家的外交不是受制于他国,就是受制于所在的国家集团。英国和日本听美国的,法德不仅受制于欧盟,还要考虑美国的立场。”

  对俄罗斯的外交优先,普京总统2015年10月在瓦尔代年会上回答笔者的提问时,表述得一清二楚:“俄罗斯首先是发展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关系,发展同俄罗斯伟大邻邦、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同伟大的印度、同上海合作组织国家和金砖国家发展关系,同拥有共同的基督教文化的欧洲、同伊斯兰世界发展关系。当然,也要同美国发展关系。”

  在同战略伙伴的关系中,俄罗斯的原则是“战略伙伴诚可贵,本国利益价更高”。普京在瓦尔代年会上多次高度评价俄中关系,多次热情赞扬中国领导人,但每次都不忘补上一句——“当然,我们都各自维护本国利益”。

  普京明确了俄罗斯的国家定位:非西方,自成世界力量中心。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外交界和学术界曾就俄罗斯是应该“退回欧洲”还是“前进亚洲”而争论不休。普京在2011年提供了明确答案:俄罗斯要依托欧亚联盟,成为与中美欧平起平坐的、独立的世界一极。

  普京的选择体现了民意。俄罗斯列瓦达中心近期的民调表明,俄罗斯有81%的人不喜欢美国,有71%的人不喜欢欧洲。民调还表明,俄罗斯人多年来一直把中国和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列为最友好国家。

  1999年普京执政之初曾许下诺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

  如果从1999年8月出任总理起算,普京执政接近二十年;如果按担任总统的年代计算,2024年将满二十年。俄罗斯人期盼普京践诺,中国伙伴也乐见其成!

  (作者: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红旗文稿》2019/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