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 登录 注册

援助非洲抗疫,期待全球行动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非洲大陆始终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地区之一。落后的医疗卫生条件、脆弱的公共卫生体系以及埃博拉等其他疫情的多次猛烈冲击,让人们对这片大陆充满担忧——非洲是否可能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下一个重灾区?
 
    尽管已有统计数据显示,非洲疫情似乎尚在可控范围之内,然而检测试剂大量短缺、多重自然灾害相互叠加、疫情衍生影响逐渐显现等,都在时时提醒整个国际社会,对非洲疫情切勿掉以轻心,非洲需要关注,更需要帮助。
 
    非洲疫情开始蔓延
 
    随着非洲岛国科摩罗于4月30日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非洲54个国家中仅剩莱索托王国尚未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侵袭。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5月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月14日宣布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非洲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4万例,死亡病例逾1700例。分析认为,对于人口接近13亿的非洲来说,确诊病例数及死亡病例数不算很多。但是非洲大陆远未到可以解除疫情警报的时候。
 
    谈及非洲疫情形势,国际社会更多抱以谨慎态度。“非洲刚刚开始”,英国《每日邮报》引述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部执行主任迈克·瑞安的话称,在经历了缓慢增长的起步阶段后,4月下旬非洲新冠肺炎病例的突然增加及死亡人数的激增令人忧虑。
 
    “考虑到大部分非洲国家基础医疗水平较低、公共防疫能力薄弱,且不具备全民核酸检测的条件,目前的统计数据可能不足以反映非洲地区疫情的真实情况。”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国非洲研究院)经济研究室主任杨宝荣对本报记者分析称。
 
    身在索马里的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东非区域国别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和丹·阿布迪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相似担忧:“从全球范围来看,非洲大陆的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相对较少,这与许多非洲国家较早采取隔离等防控措施有关,但这些数据的可信度仍待确认,因为绝大部分非洲国家还没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一些病例可能并未统计在内。”
 
    此外,境外输入病例的压力持续存在。“非洲国家与欧美国家联系较为广泛。鉴于欧美疫情仍在持续,非洲国家还应加强边境管控,警惕输入性病例。”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国非洲研究院)非洲问题学者郭佳指出,与此同时,一些非洲国家存在疟疾、麻疹等其他传染病流行的情况,还需避免新冠肺炎疫情与已有传染病产生叠加影响。
 
    德国《青年世界报》网站报道称,世卫组织曾在3月底提醒非洲国家,不要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放松抗击疟疾这种传染病的斗争。
 
    经济将受深远影响
 
    战疫正在进行。与其他遭遇疫情冲击的国家一样,非洲国家不仅要全力以赴抗击疫情,还需多手准备,应对疫情带来的各种次生灾害。
 
    法国《费加罗报》网站认为,相比一场远未得到排除的公共卫生灾难,非洲现在更担心的是经济灾难。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非洲经济几乎停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将萎缩1.6%,这是自从有了相关统计以来最糟糕的数据。此外,15个国际组织与世界粮食计划署还在联合声明中发出警告,全球饥饿加剧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下一个重要影响。
 
    和丹·阿布迪指出,如何在防控疫情的同时,保证民众的基本生活和收入来源,这是非洲国家普遍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在索马里所处的东非地区,此前相继发生了洪灾、蝗灾,多重灾害叠加可能造成前所未有的饥荒。对此,国际社会应当采取措施,帮助非洲应对可以预见的灾难。”
 
    冲击不只来自非洲国家内部疫情的发酵。“从国际分工角度来看,全球疫情蔓延造成实体经济紧缩、旅游经济趋缓、人口流动受阻,将对非洲经济造成深远影响。”杨宝荣指出,美欧国家为应对疫情采取的货币宽松政策可能导致非洲国家面临货币贬值、外汇流失等挑战。随着全球对大宗商品、石化燃料的需求缩减,非洲资源型国家的经济增长将更疲软乏力,经济恢复周期也可能随之延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表示,为帮助非洲应对全球大流行病,该组织将动用18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目前已批准向非洲国家提供7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
 
    “新冠肺炎疫情带给非洲国家的次生影响会在后续一段时间逐渐显现,产生的经济问题还有可能衍生出社会问题。”郭佳认为,国际社会在向非洲国家提供抗疫物资、金融支持等短期援助之外,还应用长远眼光正视非洲国家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帮助非洲国家构建较为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提升自主发展能力。
 
    “非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新的一极。要实现全球经济包容性增长,离不开非洲国家的参与。非洲经济能否克服疫情影响得到有效恢复,也将影响全球经济的发展。”杨宝荣指出,国际社会对非洲疫情形势及其衍生影响给予更多关注、帮助,不仅事关非洲国家自身发展,也关系全球共同利益。
 
    国际援助是当务之急
 
    对许多非洲国家来说,传染病大流行的惨烈后果犹如噩梦,无人愿意重温。正因如此,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非洲国家纷纷严阵以待,迅速行动。
 
    “一些非洲国家基于应对埃博拉、疟疾等传染病的经验,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第一时间采取较为有效的防控措施。以我所在的索马里为例,在国内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之后,政府立即关闭国际机场及公共场所,政府部门也改为居家办公。”和丹·阿布迪认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许多非洲国家政府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采取了积极的应对举措。
 
    埃菲社也指出,与一些欧美国家在疫情蔓延之后才做出反应不同,许多非洲国家提前采取了全面或者部分封锁等严格的防控措施。
 
    “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应对传染病的主要措施是尽早切断传染源、阻断传染链、隔离患者,这有助于降低后期的防控压力。此次疫情发生之后,许多非洲国家政府较早采取了比较有力的干预。”郭佳指出。与此同时,非盟以及非洲疾控中心也在此次抗疫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据悉,在近期举行的非盟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会议主席团会议上,主席团同意设立非洲新冠肺炎基金,主席团成员国向该基金捐款1250万美元作为种子基金,并呼吁所有非盟成员国、国际社会和慈善组织向该基金捐款。
 
    作为非洲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中国始终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支持非洲国家和人民抗疫。
 
    “非洲出现疫情之后,中国第一时间送来急需的医疗物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携手马云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基金会,向全球发布《新冠肺炎防治手册》,非洲医生从中获得了宝贵经验。中国还向多个非洲国家派遣抗疫医疗专家组。这些帮助都非常重要、非常及时。”和丹·阿布迪说。
 
    在郭佳看来,此次中非抗疫合作基于中非医疗卫生合作57年的历史传统,也是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的生动实践。“抗疫不是一个国家的事,而是一场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以及全人类福祉的共同战役。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人类应对疫情的能力与成败,最终取决于世界上最薄弱的医疗体系。中非抗疫合作不仅关乎非洲的卫生安全,也是为全球战疫取得成功贡献力量。”(记者 严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5月07日 第 06 版)
分享到:

更多>>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