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 登录 注册

《欧洲移民蓝皮书: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20)》在广州发布

 
    近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广州共同发布了《欧洲移民蓝皮书: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20)》。
    本年度的欧洲移民发展报告主题为“移民群体与融合”,包括1篇总报告、8篇国别与区域报告、4篇专题报告及统计数据、欧洲移民大事记。总报告侧重分析2019年欧洲移民的最新发展和移民融合状况对欧洲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影响。当代,欧盟国家接收的移民多数来自非欧盟国家,相比于欧盟国家之间流动的移民,非欧盟移民往往在语言、宗教、技能和生活习惯等方面与欧盟国家本土居民有明显的差异,移民在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融合度普遍不高。
    蓝皮书指出,当代欧洲已经进入“后难民危机”时代。除少数国家外,当代欧盟各国均为移民净流入国家。在总体上,来自非欧盟国家的移民总量超过欧盟国家之间流动的移民总量;非欧盟国家的移民来源多元化,且在欧盟各国分布很不均衡。其中,土耳其人是在欧盟国家中数量最多的移民群体,主要居住在德国、荷兰、奥地利、比利时等国。非欧盟移民进入主要为家庭团聚、教育留学、务工就业和难民四类。
    国别和区域研究选择了西班牙、意大利、希腊、法国、瑞士、奥地利、英国和瑞典作为研究重点,介绍了2019年这些国家难民和移民管理的最新状况,重点分析了这些国家移民群体的构成和移民融合的状况。在西班牙,摩洛哥移民是数量最多的外籍移民群体;在意大利,长期以来居住着数量可观的非正规移民;在希腊,阿尔巴尼亚移民是其最主要的移民群体;在瑞士、奥地利和瑞典,因为西亚和非洲难民的大量进入,穆斯林移民的数量增长迅速;受脱欧的影响,英国接收的移民会越来越多来自非欧盟国家。
    在移民政策上,欧盟各国均注重移民融合,但政策的成效有明显差别。法国保持了“共和同化”模式、德国继承了“分化排斥”模式、英国发展了“文化多元主义”模式,另外有意大利的“技术主义”模式和希腊的“自由主义”模式。融合的成效体现在就业率和贫困率上,各国的差异体现了移民融合受到所在国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影响以及移民群体构成的影响。移民融合对欧洲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移民议题日益“政治化”、移民成为失业率提升的“替罪羊”、平行社会普遍存在、“文明冲突论”已然工具化。这些影响对欧盟的移民治理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脱欧推动了英国移民法的变革,更加侧重从全球吸引技术移民
    2020年1月英国正式结束欧盟成员国身份,进入了后脱欧时代。在2019-2020年间,英国净移民人数保持持续稳定增长外,非欧盟国家净移民人数的增加达到了最高记录。与学习相关的移民人数第一次超过与工作相关的移民人数,成为英国移民主流。2020年2月,《基于积分制和薪资门槛的移民系统》的出台令“混合移民制”成为脱欧后英国政府在移民系统方面的新选择,传递了英国面向全世界抢夺高精尖人才的信号。同时,新的移民制度也面临着不确定性和极大的挑战。
    赴英国接受正式学习的亚洲公民有所增加是导致非欧盟公民移民人数增加的主要原因。英国内政部签证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在授予的285,508份学习签证中,中国公民占42%(约12万人),相比2012年增加了一倍以上。而印度公民则占13%,自2016年以来持续增加,最近一年几乎翻了一番(获得37,540份签证)。大部分(86%)的学习签证申请是在高等教育(大学)机构中学习,来自非欧洲经济区(EEA)国家的大学留学生数量达到最高记录。我们可以做出预测2021年之后,非欧盟国民移民数量将持续增加,宽松的移民新政将吸引更多的留学生群体。
    2020年2月19日,英国内政部首次公开英国脱欧后将采取的移民政策。将积分制和薪资门槛相结合的“混合移民制”成为脱欧后英国移民选择,该制度旨在确保移民为英国经济、社区、公共服务作出贡献,支持“英国成为高工资、高技能、高生产率经济体的雄心”。新的积分制移民系统将于脱欧过渡期结束后,也就是2021年1月1日生效。届时,英国将终结欧盟人口的自由流动,并对欧盟和非欧盟国家移民一视同仁,统一用积分制进行筛选,择优考虑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技能人才的移民申请。在新的移民系统中,签证将颁发给获得足够积分的人,这些积分将依据申请者所具备的特定的资格(经验和学历)、获得的薪水、专业和技能所获得。
从2008年开始引进积分制到现在最新发布的2020年脱欧后的积分制的变化趋势来看,英国试图通过不断优化积分制系统来吸引高技能人才。英国政府除了关注申请者是否具有工作机会、英语语言能力、一定技能级别的工作外,年龄和工作经验不再成为筛选的标准,但设置了薪资门槛梯级积分。因为英国政府认为薪资门槛可以确保移民能够提高英国的生产力水平,对公共财政做出明确的积极贡献,并有助于提高工资,这是对劳动力短缺的适当市场反应,对于防止劳动力市场的不足、使移民更有可能为公共财政做出贡献具有重要作用。此外,短缺职业和高学历可获得的积分也很高,英国政府正在通过高积分吸引全球高精尖人才加入移民队伍。
欧洲移民以非欧盟来源国移民为主,其移民类别“四分天下”
    蓝皮书指出,在后难民危机时代,虽然欧洲接收的难民数量减少,但以其他身份进入欧盟国家的移民人数在持续增长。从欧盟接收的移民总量来看,来自非欧盟国家的移民在移民总量中占比64.07%,超过欧盟成员国之间移民流动的数量。非欧盟国家移民的主要来源国包括土耳其、摩洛哥、印度、叙利亚、中国等。按照首次进入所持居住许可证的类型,非欧盟移民“四分天下”:家庭类、经济类、留学类和难民类各占25%左右。移民目的国以德国、法国、西班牙、希腊、英国等国为主力。
    从移民总量看,德国是最具移民吸引力的国家,是欧盟移民和非欧盟移民数量最多的国家;2019年,德国的移民总量为1487.96万人,其中包括844.1319万名非欧盟来源国移民。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也是移民的主要目的地国。从移民占各国总人口的比例来看,卢森堡是移民占比最高的国家,约47.34%,但总量不大;最低的是波兰,其移民占比2%,但移民占比增长迅速。塞浦路斯、马耳他、奥地利和瑞典等国,其移民占比约20%;德国、爱尔兰、比利时、爱沙尼亚、英国等国,移民占约15%;西班牙、荷兰、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拉脱维亚、法国、丹麦、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等国,其移民占比约10%;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捷克共和国和立陶宛等国,其移民占比在5%以下。
    从移民出生地(或国籍)来看,非欧盟国家的移民主要来源国包括土耳其、摩洛哥、印度、叙利亚、中国、俄罗斯、阿尔巴尼亚、哥伦比亚、尼日利亚、巴西等。土耳其人是在欧盟国家中数量最多的移民群体,德国是土耳其人的主要移入国,在荷兰、奥地利、比利时也有一定规模;摩洛哥人是数量居其次的移民群体,主要居住在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和荷兰。其他主要的移民群体,印度人主要居住在英国;叙利亚人除在德国、法国、英国等难民主要接收国外,在瑞典、荷兰也相对聚集;中国人主要居住在意大利、英国、西班牙和德国;哥伦比亚人主要居住在西班牙;尼日利亚人主要居住在英国和意大利;俄罗斯人主要居住在爱沙尼亚、拉脱维亚;阿尔巴尼亚人主要居住在意大利和希腊。
    从移民类型来看,欧盟(28国)整体上的移民以家庭团聚类为主要类型(总计28.36%),其次是务工就业类(27.46%),再次是其他类(包括难民)(24.22%),最后是教育留学类(19.96%)。但这四个类型的比例在各国却差异较大,其中,列支敦士登、西班牙、意大利3国是以家庭团聚类移民为主,爱尔兰和英国是以教育留学类移民为主,克罗地亚、立陶宛、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马耳他、匈牙利、波兰和捷克共和国是以务工就业类移民为主,奥地利、保加利亚、希腊和德国则是以其他类移民(含难民)为主。
非欧盟国家移民在欧洲融入普遍存在困难,失业率和贫困率均高于本国公民和欧盟移民
    在移民管理上,对非法移民的管控和对合法移民的融合促进是欧盟各国移民政策的两个重要方面。各国对非法移民的管控表现在边境管控、难民甄别和遣返等领域;如果难民的庇护申请获批, 难民可以获得合法身份, 与其他合法移民一样享有在居住国的权益和福利。各国对合法移民的融合促进措施主要包括语言培训、劳动技能培训、住房安排、医疗服务和教育服务等。移民融合的成效特别体现在就业和生活水平上。
    2019年, 在欧盟国家中,希腊、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四国的本国国民失业率较高, 第三国国民(非欧盟国家移民) 的失业率也较高, 属于失业率“双高” 国家; 而瑞典、比利时、葡萄牙、芬兰、奥地利、瑞士、挪威、卢森堡等国则呈现出本国国民的失业率低, 而第三国国民的失业率高的现象, 属于差异明显类型; 相比而言, 丹麦、德国、荷兰、英国、波兰和捷克等国的本国国民和第三国国民的失业率都较低, 属于“双低” 类型, 但第三国国民的失业率均高于本国国民的失业率, 也说明第三国国民在就业融合上处于劣势地位。
    在移民的生活水平上,2018年,第三国国民在瑞典、希腊、西班牙、比利时、克罗地亚的贫困率在50% 以上; 在法国、荷兰、塞浦路斯、保加利亚、意大利、丹麦、挪威、立陶宛的贫困率为40%-50%; 芬兰、卢森堡、拉脱维亚、奥地利、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爱尔兰、马耳他、英国、葡萄牙和瑞士的贫困率为30-40%; 匈牙利、德国、捷克和波兰的贫困率为30%以下。对比而言, 非欧盟移民在德国、英国、波兰和捷克的社会融合情况较好, 而在瑞典、比利时、法国、芬兰、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的社会融合状况较差。第一代移民的劣势也往往会传递给第二代移民, 影响有移民家庭背景的未成年人的社会融合。
分享到: